桫椤子

拒绝凑百合就是为了blcp。zqsg吃百合。

天雷傲娇体软可推凯:)

『1.7凯柠日』Day 2 Wedding

“我从来没想过我这样的人也能拥有一个人。”

“也没有想过那个人会是你。”

“直到你来了。”

“直到我来了。”

“幸好你来了。”

『Wedding』
凯莉和安莉洁准备在夏天结婚。

她们向所有人隐瞒了这件事,安莉洁原本打算租两套婚纱,在某个草地上抛抛花球,再喝个交杯酒就完事。本来是这样。直到安莉洁试婚纱那天,室友艾比风风火火地闯进她的房间,然后被她的及地婚纱绊了个四脚朝天。

到了晚上凯莉和安莉洁被金约去唱k,走进包间里才发现身边所有的朋友,双眼放光地盯着她们。

“各位!”金兴冲冲地对着话筒大吼,“我的朋友要结婚啦!请大家一起祝福她们吧!!”

安莉洁无声地望向艾比,她笑吟吟地鼓着掌,把头撇向看不见安莉洁的地方去。

于是他们唱了一晚上的歌,艾比给那对预备新婚妇妇点了《咱们结婚吧》,《今天我就嫁给你》以及《最重要的决定》等等求婚必备金曲。酒一瓶接着一瓶地灌,后半夜大家差不多都软倒了,金才提议出是不是该对凯莉和安莉洁送上好朋友的祝福语。

这话一提出来整个包间跟炸了锅似的,所有人挤到两人面前,似乎想把这种难得的狂欢气氛推到高潮。

“凯莉!要幸福啊!”“婚后还要记得老朋友哦!”“跟小柠檬结婚以后就别跟我争帅哥啦!”“你俩是不是下个月就要飞去加拿大领证了?”“要在国外出人头地哦!”“出人头地之后就别回来了!”

“滚啊!又不是明天就结婚了,搞得跟告别单身派对似的!”凯莉气得笑出了声。

“不过倒是够朋友的,谢谢你们了啊。”

这句话是真的。金知道这件事之后,很仗义地介绍了好几个场地,还把他姐姐拉来当新娘秘书,保证新娘们在婚礼那天从早到晚都漂漂亮亮的。在金的帮助(唆使)下,凯莉放出话说“她凯莉小姐的婚礼自然要办得一等一的好”。安莉洁的那套极简婚礼方案在一片呼声被推翻,两人乖乖地去找了家婚庆公司。凯莉很能干地把所有事情一把揽下,从订酒店到迎宾名单再到摄像,力争面面俱到。而安莉洁呢?她负责点头说“好”。

不过她还负责了一件事。

“婚礼定在海边。”她说。

安莉洁拽住凯莉的衣角,环抱住她。凯莉小姐这几天为了现场节目的事跑了好几趟,眼角泛着黛黑色。安莉洁心疼她,可拦不住她。

“人不用请太多,几桌就好。我们就在海边举行婚礼,旁边还附带了片修剪整齐的草地。不用你去忙,我已经拜托他们去订了。”

“我知道你想把婚礼办好,但这是咱们俩的婚礼,是咱们两个人的。别太累了。”她低下头,吻凯莉的眼角。

“成。”凯莉懒懒地趴在安莉洁的胸前,指头缭绕着她的发尖。她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开始摸索着安莉洁的内衣扣,唇角蹭过安莉洁的发丝。

“痒。”安莉洁轻笑,勾过她的脖颈。

窗帘被一把拉下。

等到秋赶进化妆间时,安莉洁规规矩矩地坐在旋转椅上,局促不安。

“你们这些小女孩啊,果然还是喜欢在浪漫的地方结婚。”秋笑着说,给安莉洁细薄的眼皮抹上眼影。

她把安莉洁那一头总是有几处翘的杂毛打理得服帖,蓬松的发编作辫,盘成光滑的圆髻。最后将玉色铃兰狡进发中。婚纱布料笔挺,像一层层糖纸,渐渐地将一个成天发愣的姑娘,裹成了漂亮的新娘。秋似乎有意将她打扮得全副武装,从头漂亮到脚趾,没有一处不精致,连因为过短而编不进发髻中的碎发都打着卷。

但是,当秋准备给她的指甲贴上亮色装饰物时,全程没吭一声的安莉洁忽然‘诶’了一声。

“秋姐,麻烦你了。但是指甲不用,素着吧。”

“嗯?真的吗?”秋一愣,手里握着安莉洁的那几根珠贝色的指甲。

“嗯。”安莉洁垂头。

“她喜欢这样。”

她被这一身不俗的行头包装得像只光鲜亮丽的,全副武装的,咄咄逼人的刺猬。可总得有一处柔软和真实,是得留给她的另一半的。

她踩着系扣的鱼嘴高跟,从长长的教堂走廊一端,步子不太稳地,众目睽睽下地向前跨去。《婚礼进行曲》从全景环绕模式的音响里响了起来,伴娘们随着身着素白婚纱的新娘款款而行。

太虚幻了。虽然还没领证,但再过几小时,她们就是一对新人,一对伴侣了。她将要把自己的下半生托付在另一个人身上,也要承担起与另一半共度余生的全部责任。从今天起,她就要完全属于她的妻子了。

她的新娘独自一人,站在另一端。

所有的忧虑登时烟消云散。

黑发垂下,覆住背脊,发丝间露出光洁的肩和轮廓分明的肩胛骨。她披散着发,刘海编成辫服帖地梳在额旁,着一件蓬蓬裙式的婚纱,甜而不俗,连裙褶边上的蕾丝都足够圆润可亲。她站在那里,充盈着美感。

纠缠到老。这个念头在安莉洁脑子里打着转。

她牵着她的手。

每一个亲密的,敌对的,平淡的,痛苦的记忆片段在脑中走马观花地掠过,真实又不真实。一切都仿佛是如梦一场,只有幸福感是真真存在的。

请来的司仪并不信基督教,所以勉强顶替了神父来主持她们的婚礼。问到最普遍也是最重要的那个问题时,凯莉握紧了安莉洁的手。

“我愿意。”她说。

“我愿意。”安莉洁说。

绵长的吻。

喝交杯酒的间隙,凯莉看着大荧幕上滑过一张一张的相片,盯得出神。

安莉洁和凯莉认识了九年,前三年是仇敌,后三年是情人。

“你知道吗?安莉洁,你是第一个有胆把我惹炸的人。全班女生只有你敢接近我,还走过来说我缺爱。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我想揍你。”凯莉很轻很轻地说。“因为你,随随便便地洞悉了我藏了那么久的事,让我怎么能甘心呢。”

“我那时候可生你的气了,明里暗里的怼你,也不知道你当时听进去几分。咱们俩还打过一架呢,记得么?可现实太魔幻了,当初扯老娘头发的小女孩,现在要和我相伴一生了。”

“尽管如此,我不后悔曾经那么讨厌过你。但也不后悔现在这么喜欢你。”

“你之前问我,你在全民里唱的那几首歌我最喜欢哪首。”安莉洁挽着她的臂。“啊,对,你选了我觉得唱得最嗲的那首。”凯莉偏过头看她,长发从肩膀滑到胸前。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像月亮那样,绽放出银色和蓝色的光芒。

“其实那是乱选的。你唱的所有歌,我都喜欢。”

“嘁……情话老手吗你。”

安莉洁望着凯莉,却发现她眼里泛着光,湿润的光。真难得啊,想把这一幕拍下来,如果安莉洁眼眶没有胀得通红的话,一定会拍下来的。

她们就这样深深相望着,彼此间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一见钟情在她们身上并没有履行贯彻。她们用了很多年的时间去相知,相厌,最后相爱。她们用了那么长的时间,只证明了一点。

毋庸置疑,面前的这个姑娘活该和自己一起,共生共亡,纠缠到老。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