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神乐回来了。

孟美岐c位出道了,我好开心。

对于你以及我的自省。

想了想,把这段话发出来,对这件事做一个小结,胡写一通。谢谢包容。

这件事,我处理得不够好。

而这段话你最好别看到,更多的回复只会带来更多的争端,何况我要和你解释什么呢?

看一本书有段话,大意是‘这世间最麻烦的事就是没有一个人是彻头彻尾的混蛋,也很难有人保证自己不是混蛋。’

可以概括我了。

我不会在这篇文中引用你的话,因为这是你的隐私,听起来真够假的。事实是,在说过那天早上的狠话之后,我就没关注过你,不知道你怎么骂我,也不关心。自然有亲友描述你怎么说我的,如果你真说准了,这就将成为我努力的理由。

也有人说我写的文不够好,可她愿意等我变好,我也愿意为她变好,尽量站到‘不是混蛋’的那一边去呢。

我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这话真不假,但能想象吗?这样恶心的自我主义者,也会尽全力聆听他人的话语,尽全力关心另一个人的思想呢。不过那个人不是你。很不公平吧?世界就是这样啊。

我在你的故事里是混蛋,你在我的故事里是蠢蛋兼混蛋,但我在别人的故事里不是,你也不是。

我在某些人的故事里是重要的人,另外一些人的故事里我无足轻重,做人真的好难哦。

所以作为混蛋,你有资格骂我,但没资格伤害我。只有我爱的人才有资格在那儿留下永远的痕迹。

我只爱我的思想和我爱的人的思想,思想可以交流可以贯通,但喜欢不能啊。

如果我不喜欢你的思想。

那我不喜欢你。

有句话很烂俗,‘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换言之,事物或人的价值,只要是牵扯到我的思想的事,那么好坏都应该由我来定。

或许一个人很好,那是别人眼中的ta好,不代表我会对ta好;或许一个人很坏,那是别人眼中的ta坏,不代表我会对ta坏。

而我的好坏也有原则呢,一切剥夺他人生命、基本尊严、基本权利的人差不多都该下地狱。

又胡扯一通。

你的为人——或者说你表现在我面前的为人非常好,你可以忍耐很多繁琐的唠叨和小烦恼,甚至劝慰我这个不成器的家伙,这让曾经的我感到好感up。

但是这种畸形发展带来的好处为0。

因为忍耐。忍耐。忍耐。然后BOOM。

我曾经喜欢你的包容,喜欢你隔着屏幕对我的态度,但我不喜欢你。因为其他一些人就算不持有这种态度,我也会爱ta们。

在你面前的是那么敏感的一个人,怎么会觉察不出另一个人的勉强?尽管她在好言以对,尽管她对我耐心,可我知道她心里不想听我说这些,不想听,她也并不真正理解。我要这‘理解’做什么呢?

那么,为什么,这家伙觉察出他人的勉强,了解这是一段危楼一般的关系,依然什么都不说呢?

因为不在意。

现在我忏悔这份不在意,因为我早该说出来好聚好散的。

我厌恶在屏幕前说着‘亲密关系’的话的自己,更后悔为什么要给你说那么多自己的事,其实都是在炫耀一份感情罢了。

我真蠢,但是总有些真忍不住让我炫耀的人啊。所以要更加清醒才行。

好在你给我的行为带来了后果,让我知道我不该像倾倒垃圾一样说那么些话,让我知道轻率而行的后果,这后果是我应当承担的。谢谢你让我从那个厌恶的状态里毕业。而你很‘大度’地没有把我ID挂出来骂,说明你做人还是有点分寸的嘛,我惹了个做事有点分寸的人,而不是一条疯狗,比较幸运哦。

谢谢你啦。

当然我有时候也厌恶你。在这件事发生的前几周你是热情退却的朋友,你用比原先冷淡十倍的语气,来表达一个中心思想:OK我觉得我们之间关系不公平,我觉得自己没有被认真对待,我的真诚被消耗,热情被磨光。

而当时我已经凭借一波波垃圾话,误以为我们之间真的无所不谈,热情亲密了。

这样看来问题还是在我,如果不能充分认知一段感情的重量,就不能盲目挥霍这段感情。更重要的是,再怎么不在意别人的感受,也不能屡屡逼迫一个人做不情愿的事,这是对他人的尊重,我希望我以后能学会。

我就像一只骆驼,不知道自己坚实的蹄子踩伤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风沙迷住眼流出了些许盐水。骆驼是无喜无悲的,它只会傻乎乎地嚼着草,心里或许装着别的事别的人,或许没装。

你喜欢我啊?嗯。

你讨厌我啊?嗯。

我喜不喜欢你呢?一般般。

那你走吧,最好别回头。

我等着我爱的人来牵走我。

你瞧,这事儿对于所有平常人来说都难以接受,都很不公平。可尼采他老人家说,人类根本就是不平等的,况且,他们也不应该是平等的。

我也不能保证我说的话都正确,或许它错得离谱呢,得慢慢实践才行。

或许如你所说,我真够幼稚的,但或许这就是年轻给我的权利吧。瞧,这孩子又蠢又坏,可还是得给她一片未来呢,看看这家伙能不能变成一个更好的人,要是变不成就揍她一顿。

说到这儿我都感觉不讨厌你了,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讨厌我。

不过有什么办法能保证每个人都不讨厌我呢?

没办法。

心生来就是要碎的。(by王尔德)

那我在你的故事里是混蛋,过一段时间就是无足轻重的人。

而你不会在我的故事里了。

这下开心了。

世界我爱你!

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狠话也说了,能力高低也摆在那儿,大可一品,然后说这是垃圾。
无论对我的文评价,是‘垃圾’还是‘可以一读’,这都是过去式了。
先从不写平庸的比喻和事物开始做起。

『1.7凯柠日』Day 9 死神小姐与女高中生(上)

那天凯莉终于碰到了死神。

至于为什么是‘碰到’?因为她只是坐在没什么人的地铁上刷微博,盘算着天气、防晒霜和考试的事。之后一个蓝发姑娘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悄悄凑到她耳边。

“我是死神。”她说。

凯莉就这么‘碰’到了死神。

“嗯。”凯莉说。

那姑娘坐了回去,一时无言。

过了一会儿,她说:“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因为我是奇遇吸引体的高中生,日漫里那种,知道吧?”

“啊?”

“就是主角命。”

“咧??”

“不光是你,这个星期我已经遭遇三次这种事了,穿越到异世界,签定魔法少女契约,加入不明组织,还顺便拯救了一次世界。哦,顺便一提,你同事爱神还找过我说媒来着,不过我拒绝了。”凯莉淡淡说道,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

姑娘愣了愣,继而惊异地凑近她:“哇,好——厉害!难道说你就是传说中的超自然高中生?我叫安莉洁,很高兴认识你!”

“你不也是传说中的超自然神明吗。”

“但你真的很厉害,能多跟我讲讲吗。”安莉洁向她靠得更近了。

凯莉抬眼看那姑娘,瞧见那双荧绿色的双眼紧紧盯着她,竟没来由地笑了起来:“别套近乎,找我干嘛。”

安莉洁仍盯着凯莉——令凯莉有点瘆得慌——但片刻后她粲然一笑:“真聪明!我就是来取走你的灵魂的。”

“擦,这么刺激?”

安莉洁抬起手腕。她腕上赫然是一个方块状的电子手表,手表屏幕交替过一串串凯莉看不懂的数据,最后停住的是几排汉字:

‘目标:凯莉 年龄:17岁

长相:[图片.jpg.]

价值:???

收集难易程度:★★★★★……★×∞’

“……专业哦。”凯莉说。

“你是我这一次的任务!放心吧,至今为止我还没失过手,去年还拿了死神届年度最佳贡献奖哦。”安莉洁笑得眉眼弯弯。

凯莉看着她,忽然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那还真不好意思,你这次可能就要失手了。”

“因为像我这种人,时不时就会——”

轰——

车厢发出一阵巨响 ,一股气流将玻璃尽数刮碎,将一行行护绿树连根拔起,人群高声尖叫起来,纷纷望向天际——天空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大量长相狰狞的妖魔尖锐嘶鸣,像沙丁鱼群一样从中涌出,一窝蜂向两个女孩所在处袭来,场面如同一部奇幻类游戏的过场动画。

凯莉握着手机打字,在一片惊惶中坐得安然自若。

“就会遇到,很多烂事儿。”

——————
要不是自主考试这篇我早写完了……

对这种脑洞比较大的paro还是第一次尝试,等明天考完南实我就回来填下篇。

中考完就破事一堆。
行吧。

中考结束。
终于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得开始填坑了。

大概是暑假计划

想出凯柠cos视频!翻拍JN太太的凯柠手书!想出凯莉的三十五亿!
如果还有肝的话还想出一个安艾的给你宇宙。
然而事实是我既没有安莉洁也没有安迷修。

对于凯莉。
有些人可能对‘内心冰冷而黑暗’这句话有什么误解。

你要一个内心黑暗的人傲娇脸红?

就算动画塑造是那样,但漫画凯可是一出场就斩她哥一条手臂的人,你要这个人争风吃醋外加处处吃瘪?

退一万步说,就算凯莉内心对柠檬和金很在意并且拿他俩没办法,问题是她之前给自己塑的壳那么牢那么坚实,被两三句话和挑逗就打破了?还能玩儿啊?

我最大限度就是平时凯莉被柠檬惹火,然后拌拌嘴,不能再多了。

最希望的场景还是凯莉对柠檬摊牌,令高洁的圣女凝视一下她这片不见底的深渊。

“因为每个人变成你眼前的‘这副样子’都是有原因的。”

“你在凝视着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回答我。”

“在理清那些深不见底的沟壑怎么形成之后,在明白那些黑暗,冰冷,绝望和痛苦都是所谓神明带来的之后,回答我。”

“你还能对那玩意儿保持虔诚的信仰吗?”
——
然后柠檬说我不管,我就是要信【直觉如此】
——
就是这样。
若这些话惹到任何人,删便是了。

凯柠进化问卷

又名‘教你如何磕凯柠’

这里是一个为了这对cp激动得咚咚撞大墙近一年的凯柠民。

文章在评论里,都是凯柠,有兴趣可以一看。

企求有人评论。

凯柠于我而言,是地位很重要的cp。

这一点很容易看出来,点开我lof主页,把文章后排列后会看到一排排的——

都是凯柠。

我对她们爱得深沉,在不断爱着的同时也在不断寻找新的磕凯柠方式。

对她们想说的话太多了,我的文笔因为她俩发生了很大很大的变化,都有点感激了。所以我要一篇一篇说过去才行,尤其是对她们的各式解读,以及我个人最重要的变化。

〖长篇流预警!!!〗

〖我太爱她们了预警!!!〗

在去年五六月份接触到凯莉之后,自然而然地看到了凯柠这对cp。那个时候还没怎么样火(现在好多了),在雷凯等bgcptag早已破百时,凯柠还在慢慢冲向一百大关。

我心想着,怎么说都该给这对cp贡献点粮渣吧。

然后第一篇出来了!叫【睡在我下铺的姑娘】

因为那时刚刚自我了结了一段错误情感,由此有感写下了这篇,然后至今也没下文,心境不一样了。

这篇文反响很好,还收到了某人的赞赏,那时候其实不太能掌控她们的性格……但那之后写的文,都没能像这篇一样受欢迎。

于是我知道轻松的文风是普遍受欢迎的。虽然不大会写了。

由此我挖掘出了校园清新感的凯柠,发现她们可以在平淡又日复一日的日常中慢慢发现双方的心意,慢慢享受青春,享受最好的彼此。

然后也顺便发现了副cp鬼莱的萌点。

第二篇,【一口浊气】
承蒙睡姑娘这篇带来的厚爱,赶紧又写了一篇,当时在心里感叹自己的狡猾,虽然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很典型的一篇文章,典型在于这篇里迷离的气氛和暧昧的关系,是很典型的小众文。

当时写完之后觉得非常非常喜欢,现在看来倒是感觉有很多漏洞。但当时非常非常喜欢。她也很喜欢。

由此我挖掘出了带有颓废感的凯柠,她们可以在出租屋中缠绵悱恻,可以潇洒离去,也可以藕断丝连。

火包友转正,她们的这种关系也是别人效仿不来的吧。虽然我觉得挺甜。毕竟直到最后两人才意识到自己和她是断不了的,已经,没法离开对方了。

这个时候我磕凯柠已经磕上瘾了,啊~( ̄▽ ̄~)~这感觉真是令人欲罢不能啊。

还有就是,这个时候我开始想写和别人不一样的文了。

第三篇,【文明上网和谐健康】
嗯,性转……

日他丫的别提这篇!是一篇为车而车的小坏蛋我不想提他!

但是凯柠she情一点也很好磕√

第四篇,【偶像paro】

@皮卡啾 点的梗,是萍水相逢的人?很久没有看到过ta了,动态全删了也有点担忧,不知道发生了怎样糟糕的事。

很抱歉没把你点的paro写完,希望你现在过得不错。

不过这篇确实是现在看来也不咋滴的文。

由于当时知道旧设叛逆柠之后心中产生了强烈震动,所以写出了凯柠互怼模式,的谈恋爱。

挖掘出了在小磕小绊中成长和相爱的凯柠。

第五篇,【安心感】

一篇乡下过暑假的凯柠。当时在若尔盖草原旅游,为了纪念那里超级美好的天空和溪水写下了这篇,很喜欢那样很蓝蓝蓝的天,很澄澈很澄澈的那种。

延续了小磕小绊的模式,在日常摩擦中生起火花的她俩也很可爱。

第六篇,【救赎】
其实这篇才是我写的第一篇凯柠,但由于初版措辞太过浮夸,基本没有白描部分,所以她提出了意见。

她说的话我听进去了,所以一直等到过了两个月才改好发上来。

这是我写的第一篇悲剧向凯柠,是一个互相折磨的故事。只不过没有写出来罢了。那时候我第一次想到柠檬的善良或许在折磨着凯莉也说不定。

白天不懂夜的黑。

凯莉已经深堕于黑暗而无法自拔了,而柠檬的存在却不断刺激着她仅存的一点点仁心,这使她感到痛苦。

其中对柠檬和凯莉的设置也挺有趣(自以为的)。毕竟代表黑暗的吸血鬼向往光明,代表高洁的圣女却堕入黑暗,这样反差的感觉也让我觉得很好。

她们互相折磨,又互相治愈,让我感觉非常胃疼,但又非常喜欢。真是矛盾的情感。

到最后两人才发现,啊,原来她才是自己的救赎啊。

就在这时发现……已经只能吃凯左了,逆cp使人痛苦。

第七篇,【追番】
第二季出了,我超激动。

心想好久没给凯柠产出了我得写点什么,就有了这篇。现在一回味,嗯……?这味儿怎么感觉老熟悉了……哦哦,是一口浊气和安心感被糅合起来的感觉!

既有颓废感又有日常的小火花,齐了。

这篇角度很刁钻,用凯柠的视角去萌凯柠……hmm,也是我的部分生活写照了,我就想会画图会写文来给喜欢的cp疯狂打尻啊。虽然我是遇不到柠檬啦。

不过通过这篇我站在凯莉的角度,尽量用了很美的语言去描绘柠檬,去描绘她对柠檬‘Doki’的那一刻。发现原来凯柠还能有诗意的一面。

略有些文艺风格的凯莉和安莉洁,也挺搭的?

正是因为用诗意去描绘对方的样子,所以文青谈恋爱才会这么有感觉啊!

这个时候就发现她们好百搭哦!!!什么paro都可以啊!!

第八篇,【屋顶告白大会】
此时我开始写『1.7凯柠日』系列。

虽然当时写得很爽,但过后看这些有点腻歪的文字还是让我感觉不好意思。

因为两三个月没发凯柠所以稍微有点心虚,结果意外的反响不错。我好久没有体会过被鼓励的感觉了……是屋顶告白的高甜带给了我写作的勇气。

在高糖下腻腻歪歪的凯柠其实也不错,她们俩啊本来就是腹黑对天然这种戏剧性关系,说不定像这种有一丢丢搞笑氛围的少女漫情节也很适合。

第九篇,【Wedding】
延续了上篇糖饼的余甜写下了这篇婚礼。

怎么说呢,东找西找借鉴了很多婚礼元素和流程,我也尽量往浪漫的感觉去写了。就是这样而已,稍微投入了自己对婚礼的遐想。因为婚礼就应该是甜的,每一个设置都要想到对方,为对方的美而沉醉,要拥抱自己的另一半,拥抱她的真实、她的虚伪、她的坚强以及她的懦弱。

因为婚礼就该是甜的,所以在婚礼上,就算流泪也该是喜极而泣。(反正不甜的婚礼我又不写略略略)

所以,婚礼上她们紧紧相拥,喜极而泣。

深情的凯莉和安莉洁,真好啊。

第十篇,【长发公主】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变化出现了。

我开始思考,我要说出点什么,我能通过我爱的这两个姑娘来表达出什么。

一篇文章中哪怕只有一句中心思想也好,哪怕只有一句有意义的话也好。我要让我的文章有一点意义。

长发公主阐述的是爱情观。是女孩子也没关系,不是公主也没关系,只要两个人认同了这段感情是严肃的事,那它就是一件严肃的事。

顺便一提,追求傲娇公主凯的傻王子柠深得我心。

第十一篇,【五岁半(上)】
我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这篇!

就像喜欢别人的文章一样喜欢这篇!

因为这一篇里写出的疼痛是真实的疼痛感。不多说了。

有时候会想,柠檬比凯莉天然这么多,对这个世界感受得那么不敏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而那么敏感又倔强的凯莉,她好强的性格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我好像是很喜欢于写柠檬的脱俗感,写凯莉的疼痛感。那么到底是谁拯救了谁,谁治愈了谁呢?

一碗水难端平,所以只好让她们互相治愈了。

于是呢,这篇里又有了稚气未脱的两个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的凯莉,会笑,会哭,会坦率地说出自己难受的感觉,还没有变得那么坏。

这个小女孩的安莉洁,会发呆,会生闷气,会担忧自己在意的凯莉,还没有变得那么淡漠。

在两个人长大以后,也依旧会这样吗?
第十二篇,【暧昧】

没啥O用的小短篇糖。

第十三篇,【魔女集会】

也不多说,就是很适合她俩的paro。

想看着不怎么懂事的安莉洁治愈凯莉漫长,而没有尽头的孤独。

第十四篇,【夜不归宿】

她们都是野兽。

为了寻找一丝真心四处厮杀的野兽。

第十四篇,【孤儿寡母】
相依为命的两人。

还没写完,仍是个可以期待的故事。

而我将保证以后的文,也都是可以期待的故事。

我爱死她们了啊。

@Ome

写手进化问卷

没有文章链接,单纯絮叨。

写文的话大概是从15年暑假开始的吧。当时作为放了假没啥事干的小学毕业生,又接触了火影,所以开始写同人。

第一篇同人好像是叫‘漩涡向日葵的日记’……在当时一个拉郎次世代cp亥葵吧里写的。是黑历史中的黑历史。那个时候最大的期望就是写出一篇普通的不尬的文章。

之后又零零散散写了些火影同人,甚至连OL里的水主都写过,不过都删了。

之后加入过网络社团,写了很多路娜文,一度是文笔上升期。受四月是你的谎言的影响,这个时候最大的期望是写出颇有些浪漫感觉的文章。因为手机烂了所以都找不到了。

之后渐渐的对路娜的感觉也淡了。在椰汁太太的一篇笠尼‘little by little’的影响下被一脚踹进了百合圈。之后写了一阵子re0拉姆的同人(主要是拉蕾)。

因为从15年起就一直喜欢神乐,一直有在写神乐同人和银神同人,关于这一点我有过隐瞒经历。因为我一直喜欢银神,但面对很多麻烦的喜欢冲神的列表只能淡淡地说自己是独党,最尴尬的情况是说过自己是独党之后发现对面是银神民……我错了。

反正为神乐和银魂写了很多文,像什么神乐日记、银他妈穿越naruto,还有银神,大多都在贴吧。

哦,对,还有拖了很久的『糖、木刀、少女和伞』以及『告白予行练习』

凯柠的话得单独开一篇,打tag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