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我完全,完全不够努力。





我要努力变强,比任何人都强,三次和二次都要一样强,要强到没有人再对我产生质疑,强到不会愧对自己的那颗野心。

我要写我自己,我要写我的世界,写我撕裂了声带也要对这个世界所宣告的誓言。

而在那之前,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王,绝不食言。

【银神/3z/大概高甜预告】告白予行计划

*****一如既往的说明*****
本文大概是中篇,剧情长度和原作剧场版差不多。
这次的话,尝试了3z这个被写烂了的设定,完全参考了原作小说的设定来动笔。
虽然神乐相关的感情纠纷爱恨情仇已经有足够多的文章了,可是这次想尝试用最简单的少女漫题材来写一篇普通的恋爱故事。
不会那么纠结来纠结去的,希望喜欢银神的大家能从这篇文体会到我心中这对cp,最好的相处模式。

***************

“那个啊。”

双手紧攥着,指甲掐进肉里也没有感觉到痛苦。

“我……那个什么啊……怎么说呢……”

眸火曳烁。教室后排的窗不知被谁打开了,窗帘鼓起飘动,躁动不安的气息弥散开来。

“从很久以前,日期因为太麻烦所以不记得了啊鲁。不过我啊,从那时开始。”

一定要低着头,不然就会被看到脸颊绯红的样子,很难堪。

“就一直,一直,一直喜欢着你了!已经是非要和你在一起不可的地步,所以……”

“所以,请和我交往吧!”

“……”

啊咧。

大声吼出的宣言换回的仅仅是一段长久的沉默罢了。眼镜从鼻梁上滑下了一点,厚重镜片后不安的蓝眸转向一边。

神乐,3年z组的麻烦制造者。大概是宇宙第一等级可爱的少女,被罕见地逼得暗中跺脚。

坂田银八,走进教室就能让吵闹的班级安静下来的消极老师,唯一没有对她裙子底下的运动裤表示不满的懒散老师,此刻抿着唇靠在窗边,不用对视也知道是一双怠倦而非缱绻的眸瞳。

“咳。”他握拳咳了咳,打破了死寂。

“虽然我是不介意啦,丫头。但是在老师面前说这些也太……”

“骗你玩的。”

最终体操鞋重重地踏在地上,撇了撇嘴。

“……哈?!”

“我说啊,喜欢什么的,”她深吸了一口气,继而肩膀一松,好像把胸腔里所有空气都挤出去了似的,狡黠地笑了起来。“骗你玩的啦,三三,认真的样子太好玩了。”

银八把嘴里的棒棒糖一下全咬碎,若无其事地嚼着:“什么啊,神乐同学。下次再开这种玩笑就罚你边抄写万叶集边做下蹲好了。”

“嘁,小气老师。”

“那也没办法,被忽然表白又忽然澄清这种事,令三三我很受伤啊。”

心因为这句口气散漫的话猛然抽搐了一下,很久后才恢复正常。

“……是练习。”她轻声说。

“那些话,是告白练习。”

“那是什么,新名词吗?”他偏过一点头看着她。

她摇头,“我有一个非常喜欢的人啊鲁,虽然是个混蛋,但让我很在意他。因为……”挠了挠脸,将难堪换成了另一个说法:“不想轻易让他得知这件事。三三你也知道嘛,男人啊,只要被一两个女孩子追求就得意忘形了啊鲁,很快就要蹬脸上鼻子了。要是他因为这种事耀武扬威的话我没准会狠狠修理他一顿的,所以,打算用非常郑重的方式告诉他我的心意。”

“所以三三,做我的练习对象吧。”

“……”

“如果只是这种事的话,另找别人吧。”

他耸了耸肩,慢慢走向了教室门口。

“三三!”

攥着的拳头紧了又紧。

“拜托了!我想把自己的心意传递给他,如果三三拒绝了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拜托了!”

神乐朝他的背影吼道。

那背影的主人便停了下来。银八站在门口,站在窗口透进来的光影之上,慢镜头一样缓缓转过头来。

“嘛。”

“那小子,叫什么名字?”

“三三!”神乐咧嘴笑着,“你答应啦啊鲁?”

“……虽然很麻烦,但勉强算是啊。就让老师这个老光棍来参与一把你们这些小屁孩那酸臭味浓烈的恋爱吧。”这样无奈地说着,银八把手按在她脑袋上晃了晃。

“呀呼!!”她欢呼着跳起来,紧紧抱住了银八,“谢谢三三!”

“喂喂,别得寸进尺啊……我说,好歹注意一点吧。”他把头扭到一边。

“虽然三三一副就算被宇宙第一可爱的美少女抱了也不会动容的样子,但是还是太谢谢你了!为了这我会考虑把小猿成立了那个‘银时大人是我的绝对占据亲卫队’的事告诉你!”

“已经告诉了顺便请制止她!还有,并没有觉得那么可爱哦神乐同学,要我说顶多也就是差点被山地大猩猩勒死的感觉……唔呃……不好意思,全都是我的错,请屈尊从我身上下来吧。”

“嘁。”

她敏捷地跳下来,歪着头看他。

“三三觉得我可爱吗。”

“夜叉级别的可爱哦。”他揉揉脖颈。

“真不会夸人,如果我告白绝对不会找三三这种人啊鲁,会被无情拒绝然后苦涩得要死的。”

“怎么样都无所谓吧,话说回来,那小子到底是谁啊,三三我只是稍微有点在意。”

“秘密。”

“嘁……”

“没办法啊,我得了一种说出告白对象就会死掉的病啊鲁。”

“这种病的名字,大概就叫恋爱病吧。”

银八看着她,怔了怔,随即自嘲地笑道:“丫头你啊,真是被老师我的仁慈给惯坏了。”

仁慈吗。

恋爱病,是写作恋爱,读作自残的病症。是拿到解药后反而加倍痛苦的病。

会上瘾的慢性疾病。

呐我说,最喜欢你了,光是想到最喜欢你这件事心脏就胀痛得快要炸开了,boom pop bang的那样炸开了哦。

但是不妙啊。

不自觉地按住了胸腔,明明半分钟之前那里塞满了像烟花一样不断爆炸着的自信心,还没来得及抬起头看看老师,那一大块自信却棉花一样地被挖空,被自己编织的谎言埋到更深处去了。就像美术教室里那副佚名的抽象画一样,鲜艳的色彩旋转着旋转着就跌进了深渊的色调里,堵在喉头凝成沉重的一块结。

这样的话连呼吸都是苦涩的,真叫人承受不住。

教室安静而满溢着暖黄的色调,粉笔灰末混着干尘的气息刺鼻而干燥。那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师,像是披着一层夕阳一样闪烁着温暖的光芒。

他伫立在余晖中,伫立于神乐全部视线之中。

偶尔趴在床上想起老师时,她会忽然敲着脑袋说太麻烦了,所以一定要放弃啊。然后在再次见到他以后,嘲讽着倔强着跟从着,故意装作觉得自己很可爱一样,对他自信笑着。

却在心里某处一边敲着自己的脑袋,一边自言自语。

对不起,还是没办法不在意,对不起。

对不起,她对自己说,对不起。

三三你,真是个随随便便就闯进别人心里的混蛋啊。

神乐露出牙齿,粲然一笑,和只麻雀一样跳跃着跑出教室,把银八和暖黄色的教室抛在身后。随后她转过身,向着银八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绝对,不要违约呐啊鲁!”

她把手圈成圆放在嘴边,大声喊道。

银八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默然了一阵,从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点上。

懒散的眼神穿过氤氲烟雾,落在一处桌椅上。

神乐的座位,连摆放不整齐的桌椅都透着一股莽撞劲儿。

真是的,越来越大胆了啊,这丫头。

虽然不愿意承认,身体也会不自觉地做出行动,会坚定地支持着她吧。




就算这份任性会伤害到某人也无所谓。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