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我完全,完全不够努力。





我要努力变强,比任何人都强,三次和二次都要一样强,要强到没有人再对我产生质疑,强到不会愧对自己的那颗野心。

我要写我自己,我要写我的世界,写我撕裂了声带也要对这个世界所宣告的誓言。

而在那之前,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王,绝不食言。

糖,木刀,少女和伞(04)

『想要变可爱?』

*****梗来自最近单曲循环的锁那的歌。顺便很久没更新了请不要遗忘我啊【来自自信心受挫的一个玻璃心】*****

“如果是女孩子的话,想变可爱才没有什么错呐啊鲁!”
神乐合上了新买的眼影盘,对着银时义正言辞地说道。
“……”
银时表情扭曲地刷着牙,忍不住向她骂骂咧咧起来
“这就是你拿银桑我辛苦积攒的钱买化妆品的理由?把我的钱和理想还回来啊败家丫头!”
小气,攻略值为0。
“少女的理想和大叔的理想比起来果然还是前者重要。”
“不前者完全是可以随便抛弃的东西,大叔可是很脆弱的。再这样打击下去是会死给你看的!”
“我才不关心你的生死。”
“哈?——咳咳咳咳——”
神乐撇了撇嘴,不去理会被自己没良心宣言呛住的银时。
她一只手撑着洗漱台,把脸凑近了镜子,变换着角度打量镜中的自己。
“这不是很可爱嘛啊鲁,果然还是这个妆最适合我了,银酱也这么认为吧!有没有变可爱一点了呢?”
“……”银时表情微妙地攥紧了牙刷。
“呐,这样比以前好看些了吗?”
“那个啊,如果我是夜叉,绝对会娶你这种可爱级别的当老婆的。”
倒扣十分,现在的进度是-10。
“你本来就是夜叉,白痴银酱。”
臭丫头真的长大了啊,居然还来挑自己的语病了……他颇感麻烦地挠了挠头。
“算了,你那副样子绝对是认为难看吧。”
神乐无所谓地撇了撇嘴。
“给银酱添麻烦了。”
稍微有点在意他觉得自己怎么样,这种程度的想法不说出口也无所谓。
嘁。
攻略值不存在了,踩进泥巴里埋掉好了。
她俯下身,把脸完全浸进水池里洗了洗。
这一整天,两人都没有提起早上的事,就像往常一样相处。
第二天,第三天也都是这样。
到了第四天,终于忍不住了。
“喂,神乐。”
“嗯?”
“说起来,我们是在交往对吧。”
“是的啊鲁。”
“既然交往的话……有没有想过……”
“如果是哔——和哔——还想要做哔——的事的话,选择一下被pta狠揍还是被我狠揍吧啊鲁。”
“一脸平静地说着违禁词的你才是最应该挨揍的家伙吧!”
“是吗,不过我不会道歉的啊鲁噗噗。”
“给我把噗噗去掉,银桑的心已经够碎了。”
他瘫在沙发上说道。
真是的。
她总是这样,明明早熟得很,却喜欢耍小孩子脾气。
“神乐?”
“又怎么了,你话很多哦啊鲁。”
神乐坐在他身边不耐烦地说——一只温热的大手覆上她的头,揉乱了梳得整齐的头发。
许久之后,银时才把手移开。
神乐怔怔地盯了他好一会儿,惊醒一般抱住自己的头“干什么啊天然卷!忽然摸头杀的攻略值在女主角神乐面前可是只有10啊只有10!!就凭你在爱相睡那个游戏机里学来的东西还不足以应付我神
——诶?”
慌乱之中,她看到了一个随着挣扎从头顶掉下来的东西。
一个兔子发卡。
图案很简陋,颜色太朴素,就连款式也是最普通的卡通夹。
但是不好,她觉得眼眶有些热。
估计攻略值达到80了。
“别逞强啊丫头。”
那个家伙嘴角勾起令人安心的微笑,把发卡歪歪斜斜地别在她的刘海上。
“为了我,变可爱吧。”
嘴角轻轻颤抖着上扬。
她不加掩饰地笑了起来,莽撞地扑进他的怀里。
攻略值100。
她呼吸着他怀抱里闷热的空气。
“最喜欢,银酱了啊鲁!”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