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我完全,完全不够努力。





我要努力变强,比任何人都强,三次和二次都要一样强,要强到没有人再对我产生质疑,强到不会愧对自己的那颗野心。

我要写我自己,我要写我的世界,写我撕裂了声带也要对这个世界所宣告的誓言。

而在那之前,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王,绝不食言。

糖,木刀,少女和伞(02)

『融化夏日』

蝉声聒噪。
“嘀嗒。”
化掉的冰棍滴在地板上。
神乐怔怔地看着地板上的水印,一口含住手中冰棍,然后抽出一根光秃秃的棍子。
“……”她把棍子丢得老远之后,自顾自地躺下,滚烫的脸挨着冰凉的地板。
“好热……”
许久后,她感叹道“银酱,再吃一根冰棍吧啊鲁。”
“……”
“银酱?”她爬起身来。
探身过去时,发现他脸上扣着一本jump自顾自地睡着了。
银酱还真是怠惰啊。
神乐耷拉着眼皮,扯扯他的头发,拍拍他的脸,到后来拿来了一支马克笔在他脸上画胡子。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中年大叔样的天然卷好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了很久,然后,断了电般的安静下来。
“吱——”
一声蝉鸣入耳,神乐的眼睛看着熟睡中的银时。她的眼皮慢慢垂下。
“呼……哈……”
“……”她趴在银时身上,感受着传来的体温,安心地闭上眼。
动了动身子做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后,她再没有动弹过。万事屋的客厅中一片静寂,只有少女轻轻的呼吸声均匀响起。
银时缓缓睁开眼,看了一眼睡熟的她,转回去望着天花板,久久无言。
……
好热。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