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我完全,完全不够努力。





我要努力变强,比任何人都强,三次和二次都要一样强,要强到没有人再对我产生质疑,强到不会愧对自己的那颗野心。

我要写我自己,我要写我的世界,写我撕裂了声带也要对这个世界所宣告的誓言。

而在那之前,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王,绝不食言。

糖,木刀,少女和伞。(01)

*想了想还是在乐乎上发一下吧。
*日常向
*不明所以的文笔


『糖』

神乐在病房里踱步。

她住院了,这次不是装的。是真的发了高烧。主治医生这样信誓旦旦地对不停说着“不可能不可能啊哈哈又在装病吧,真淘气”的银时说道。

她光着脚在病房地板上踱步,跟着收音机播放的演歌哼哼。

虽然她早就好了,

不过,青春期的少女在尝过一次危险的甜味之后,就会无法抑制地想要再次尝试的。

所以要平常心啦,平常心。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银时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拉开了门,“哟,睡得好吗大小姐?

“……啊,是银酱啊,咳咳…还行吧,就那个样子啊鲁……”

他眼前的神乐躺在病床中,安然地裹在被子里,神色苍白而不安。听到开门声的她似是被惊醒一样,转过头去望着银时,眼底满是疲倦。

“嘛…这…看起来不是好多了嘛!”若无其事的表情顿时消散了,他慌忙极了地说,“你,你们夜兔得这点小病应该有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神乐忽的捂住了嘴“咳咳!呃咳咳!……请不要为我担心……我别无所求……除了,除了……”

“醋昆布?”

“不……”

“奶昔?!”

“也……”

“蛋黄酱?!!”

“我要死了……”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

他沉默了一会儿,叹气,挠了挠自己的乱发。

“是芭菲和红豆沙,对吧?”

“我去给你买就是了。所以要给我好好养病啊大小姐,赶紧好起来。”

不,我只是想吃蛋炒饭而已。神乐暗想,但是没有出声。

她安静地躺在被窝里,微微抬起一只眼皮,偷看银时的背影。

她知道银酱最喜欢吃芭菲和红豆沙了。

所以,

「少女在尝到危险的甜味之后,就再也不想放下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