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神乐回来了。

『1.7凯柠日』Day 7 夜不归宿

*短打。
——
这地方从不缺乏艳事。

夜撑开了一片浓郁的天幕。舞池里女人们三两成对,互相缠绵,将白日里套的那具端庄正常的外壳剥下来,毁得一干二净。女人们舞着,笑容隐匿在灯光暗处,旖旎而暧昧。

凯莉揽着安莉洁的腰肢,也任她的手搭在自己肩上。

两人都不是喜欢纠缠的性格。但是当这两人待在一起时,却好似一对蚂蟥。她们咬噬着彼此的骨肉,慢慢将眼前那人的皮褪下来,裹在自己身上,裹得紧紧的。

灯光突然暗了下去,只余下蓝色暗影与几丝红色微光,人群涌动着变成了癫狂的交错着的模糊轮廓。

凯莉看见安莉洁在她怀里旋转,唇抿成一道难以捉摸的暧昧线条——猜不透那究竟是一种暗示还是别的什么。但就像水往低处流一样,她们流畅地踩着乐曲中的每一个音节踮足起舞。今夜之前她们未曾谋面,也从未跳过任何一支舞,可现在却如同经过临场彩排一样,飞旋着,交会着,完全融为一体,一曲接着一曲。

“你有在乎的人吗?虽然说了我也不认识。”喧闹声中安莉洁说。

“有。”

“可以问问是谁么?”

“我自己。”

一串滑音颤抖着落下,墨丝与蓝发在空中飘飞着,偶有交织。

“那你呢?你有在乎的人吗?”

“现在没有。”

“那可不代表以后没有。”

DJ换歌的间隙,凯莉将手触上安莉洁的脸庞,发现她紧闭着眼,颊侧有着隐约的泪痕。

一切都静了下来。烟酒味掺着香水在空气里游弋,一滴液体顺着那泪痕飞快滑过,稍纵即逝。

凯莉望着她笑了笑,寓意不明。

要按圣经那套来算,这里妖魔横行,铁定得规划为地狱那一类,可这姑娘又像个天使,在地狱里行走的天使。或许拿这话夸她未免太过夸张,但能怎么办?这姑娘硬是在这种一地烟火气的场子跳出了朝圣的美感啊。

浮躁的影子错综相连,杂然交织。

她让她兴奋,让她消极,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也是她的盘中餐。凯莉从前把自己保护得那么好,却在此刻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凯莉扶着安莉洁的腰肢,那触感介于女人和女孩之间。像是爆开的柠檬飞溅出的鲜辣汁水,烈日下跳进游泳池时那一瞬间的清凉渗骨,也像是一种半梦半醒时际的呓语声。 无论怎么想,都使人心头发痒。

舌尖飞快地舔过牙关,然后凯莉慢慢地,贪婪地舔过安莉洁的唇角。安莉洁敛起眉眼,唇拨动了一下,却是什么也没说。

“啧,这个气氛,好像咱们下一秒就会去开房似的。”凯莉调笑着抚过安莉洁的眉梢,与她抵胸对视。

“为什么不呢?”

安莉洁的视线由凯莉珠贝色的指甲,蔓延至她湛蓝的,深藏着不安的眸瞳。两匹孤狼眯起眼互相审视着,在模糊暧昧的眼神中遍寻一丝真心。

爱欲于人,在此刻竟显得是如此重要。

“那么,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叫做实践出真知。 ”

——
封笔三个月前的最后一篇居然是无脑短打……写着很爽,大嘎以后见啊。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