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神乐回来了。

一点自我纠结。

——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我有文字,笔下的姑娘们,其他一些或俗气或飘渺的东西。其实现实中该有的都有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融入不了这个网络世界。

所有人看起来都很开心,大家都有自己的那么几个好友和圈友,有几个会为你说话的人。所有人的忧伤看起来那么微不足道,喜悦也是。

早几年还很热衷于这些玩意儿,列表三四十人,q群也有十几个。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淡了很久,回过神来好友都换了几批了。近来想起加几个群玩,却只能对着满屏99+发呆。

融入不了。没有兴趣。早年还对这些感兴趣的种种记忆现在都涌上来,喂我一口shi。太空洞了,然而除开这东西就没有什么了。

但有时候会羡慕他们,能够全心全意地为了无聊的事情上纲上线并且乐此不疲。

比起因为质疑这东西而感到困惑甚至痛苦,乐此不疲难道不是一种更好的生存状态吗?虽然他们执着的那些玩意儿,没有意义,无聊又不能增长能力。但至少他们那么开心啊。

但我没有,没有。

在现实中说话一直没什么顾忌,与人交往感觉也很轻松自在,因为大家都会互相让避三分,因为大家都害怕。在一群互相害怕的人中间还能有什么障碍?

但在网络上却会处处小心,生怕对面的是什么妖魔鬼怪。就算知道对面有可能只是出于社恐和畏惧而如此作风,却也怕被别人当作妖魔鬼怪。

家庭造成的间歇性心软导致下意识地先为他人开脱,生生扼制着自己的满腔心软,说不出口。怕被当成妖魔鬼怪,怕对方觉得自己有优越感地指手画脚。于是只好克制,克制,克制,尽量给很多人留下自己的空间,保持着友好也生疏的距离,不给她们添麻烦。

有时候我知道你疼,你冷,你在痛苦,但我真的没办法,除了不让你更痛苦之外,我实在是什么都做不到了啊。

对不起。

我也疼,我也很痛苦,我真的做不到啊。

好像只能拼命拼命拼命地写文章,把孤独写成屏幕上亮着的一行行黑字,然后自己盯着自己的文章发呆,然后心悸。看着涨的那么一两个粉丝高兴一下,剩下的就全是发愣,思考,发愣,思考,郁结。

绝望谈不上,只是时常感到沉闷,这种感觉只有在写文字时才会轻松很多。

写字很多时候,就是救命稻草一样的存在吧。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