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神乐回来了。

『1.7凯柠日』Day 6 魔女集会paro

※跟风一波,这个梗太适合她俩了
【七岁】
星月魔女擦拭着手上的血迹。

她身后尸横遍野,马车被撕扯成一堆木头块,奴隶主肥胖的肚子被整齐地切开,血潺潺流出,与奴隶的血汇成一滩污浊不堪的红色。

“脏。”凯莉厌恶地扭起眉头,她刚打算耍个巧妙的把戏把这里清理一下,却听到一声清响。

废墟中还卧着一个小孩。

“奴隶小孩?”凯莉提起裙角,在小孩跟前蹲下来。而那孩子只是埋着头,握着块石头,手脚都被铁链拷了起来。

想来刚才的声响,就是她试图砸断铁链发出来的吧。

“啧,不好办啊,小孩的肉可难吃了,得养大一点才行。”

魔女思虑了一会儿,食指一划,束缚着小孩的锁链立刻碎成了灰末。她弯下腰,笑容甜得像一颗透着光的荔枝硬糖。

“那么,跟我走吧。”

小孩拿脏兮兮的手背揩了揩眼,冰蓝色的发丝蒙着灰纠结成一块,那块石头太尖锐了,划破了掌心。血一直在流,很疼,但她已经疼得麻木了。她不知道是否该听魔女的话,可是过去的经历告诉她,不听话就会死。

魔女似乎施了什么蛊惑人心的咒语,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却引得小孩不由自主地走向前,手向前伸去,向着她的方向伸去。最终魔女挥起衣袖,黑色罩袍遮天蔽日,将小孩笼了进去,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团混沌而扭曲的空间。

小孩想了想,趴了下来,蜷紧了身子,居然有些莫名的安心感。
【十岁】
跟着魔女的日子并不好过。

三年里,除了一句“服侍我,否则杀了你。”之外,魔女再也没有对安莉洁说过一句话。安莉洁只能每天扫扫地,抓抓蜘蛛,到处翻找魔女需要的魔法材料,像是风干的蛇皮,一小瓶蟾蜍唾液之类的。

连安莉洁的名字,都是那只会说人话的黑猫‘老骨头’取的。和它冷淡的主人不同,老骨头对她很好,不仅告诉她魔女的真名叫凯莉,还告诉她凯莉的各种喜好和讨厌的东西,教她如何避开凯莉,在这个宅邸里生活。

托它的福,安莉洁才能战战兢兢但也平安无事地活了这么久。

而安莉洁唯一的消遣,就是在清扫凯莉的古宅时,寻找一些隐秘又有趣的角落。

一个星期以前她找到了一个落着灰的藏书角,当时安莉洁拿着个鸡毛掸子,打算好好清理一下,却发现里面横七竖八地摆了一些古籍。

书的封面很脏,却隐隐浮动着一些金光构成的符文。毫无疑问,这些书全是关于魔法的。

安莉洁喉头咕哝了一声,她紧张把鸡毛掸子横塞在怀里,手颤抖了好一阵才打开了这本书。

“嘿,停下!”

安莉洁浑身震悚,连忙抬起头,却发现一只黑猫站在她眼前。

“是老骨头啊……”她舒了一口气。

老骨头挠了挠脖颈,轻轻一跃跳上她膝头:“小家伙,你这是想偷师学艺?”

“嗯……我其实,对魔法很感兴趣。”安莉洁抱着书一阵黯然,“但我不敢和凯莉小姐说。”

“你不说是对的,凯莉小姐最讨厌觊觎她法术的那些人类了。”

“……”安莉洁将书搂得更紧了一些。

老骨头无奈地叹了口气:“唉……我帮你瞒着凯莉小姐吧。小丫头,学一点小型咒语过过瘾就行,可千万别搞大了。”

可还是被发现了。

满地都是绘着六芒星阵的草图,黑猫恐惧地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安莉洁面对着怒火滔天的凯莉,预备好的道歉也给吓得哽在喉头,只好一言不发。

结果想象中被砍成两半的情景并没有发生。凯莉只是揉着额,打了个响指,于是通向四面八方的狭长走廊开始变换位置,显现出一扇门。

接着,那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露出昏暗的内室。凯莉低吟了一句,便有一只肉眼不可察的手将安莉洁提起来,丢了进去。

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只余下无边的黑暗和恐惧感。

安莉洁摸黑坐了下来,嗫嚅着,抱紧了双臂。

暗室外,凯莉捡起一张草图,眯着眼打量了好一会儿。

“老骨头,你的惩罚改天再说。”凯莉托着脸颊,笑意暧昧。“我发现这女孩很有天赋。哈,改天要不要教她几句魅魔的咒法呢?想来就令人兴奋呐。”

“只……只要凯莉小姐您高兴就好……”老骨头任着她挠自己的下巴,不敢多说一句话。
【十二岁】
“凯莉小姐。”安莉洁盯着坩埚中翻滚的泡沫。

“您几岁了啊?”

“反正自你祖爷爷还没打娘胎里出来时我就已经能杀人了。”凯莉撑着脑袋,举起魔杖在安莉洁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手别停,接下来加一盎司百里香。”

“那您活得真久。”安莉洁揉了揉脑袋,赶紧顺着凯莉的意思去取材料。“但是,不会寂寞吗?”她忽然又说。

“哈?你说什么蠢话啊。”

“我是说……”安莉洁敛着眉眼。“在我之前,一个人活了那么久,不会寂寞吗。”

“因为我有时候看见独处的凯莉小姐,眼神很孤独的样子。”

凯莉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

而后安莉洁只来得及看到一道绿光,便被丢进暗室里去了。

“诶……又惹她生气了。”

安莉洁揉了揉摔得发疼的膝盖,抱拢了膝盖坐着,静了一会儿。

等到觉得凯莉应该已经走远了之后,安莉洁撇起嘴,轻轻地哼起了歌。她已经习惯被凯莉时不时丢进来关禁闭了。

其实安莉洁还没来得及说完。她想说的是,如果凯莉同意,自己很愿意一直陪着她。这样,她就没那么孤单了吧。

不过看来,现在这话只能放在心里了。

“死小鬼。”

凯莉撇起嘴,慢慢地收回了读心术。
【十五岁】

凯莉带着安莉洁参加魔女集会时,她的同僚纷纷表示惊奇万分。

“看看这健全的手脚!真是个奇迹!”海巫婆像看待怪物一样打量着安莉洁,章鱼一样的触手碰了碰她的脸颊。

“她的眼睛居然没有被挖掉!”森之女巫‘啧啧’感叹。

“女士们,这姑娘精神还很正常!她那双眼睛还干净得很,还没有被心魔侵蚀呢!”食人魔女大呼小叫。

“啧,都闪开,你们这样会吓到孩子的。”凯莉不耐烦地说,手在虚空中一抬,安莉洁身边骤然升起了一圈火墙。“还有你,八爪鱼。收起你的爪子,小心我把它砍下来喂老骨头。”

魔女们反而更加激动了,围着凯莉问东问西地,无非是好奇她为何忽然转了性,居然对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孩如此‘温柔’。

“嘿,你知道吗?”一直藏在安莉洁发辫间的精灵女巫‘扑闪扑闪’地飞了出来,激动地喋喋不休道,“我参加了这么多年集会,你是第一个被凯莉带来的健康的孩子。那家伙以前可是个虐待狂!她捡回来的孩子一般都像家犬一样听话顺从,碰一下就瑟瑟发抖呢,真可怜啊~也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呢。”

安莉洁听了这话,望向火圈外的凯莉。她同一群魔女站在一起,是她们中的一员,或许还是最厉害性情也最恣睢的那几个。

“请问,小姐。我真的是第一个被如此对待的吗?”

“是的哦。”

安莉洁抿了抿唇,然后突露微笑。她望着凯莉,手舒展在胸口上,然后缓缓揪紧。

“那样真好。”

【十七岁】

“曾经我想做一个好女孩。”魔女将头枕在安莉洁的膝盖上,腿翘得很高。“我尝试着举止得体,善良大方。”

“后来当我发现自己是个魔女后,一切尝试也就到了头。”

“要么做坏人,要么做死人。我不想死,所以做了坏人。”

“我……能抱抱您吗?”安莉洁轻声说着。

“当然不——喂。”

安莉洁紧紧地把凯莉圈在怀里,手指拂过她的发丝。这在以前,是从来不敢做的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比凯莉小姐要高大一些了哦。”安莉洁笑道。

“撒手,不然关你禁闭。”

“您自我十二岁起就没那么做过了。”

“啧,小崽子……是觉得我拿你没办法了吗?”凯莉不悦地说。

因为您一直在纵容我啊,这句话安莉洁没说出口。凯莉面皮薄,这一点她早就知道了。

“凯莉小姐,能允许我一直陪伴着您吗?”

“陪伴么?你还差得远啊。”凯莉神情一松,又恢复了那副散淡的模样。

“是因为您教我的那套魅魔的咒法,我还没有学到令您满意么?”

空气凝滞了一下,一股热流涌上安莉洁的脸颊。

“不。”凯莉笑了笑,坐起身来。她抬手抚过安莉洁的唇角,暧昧的热气在她耳畔悠悠流转。

“那方面,你倒是表现得很好。”

评论(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