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拒绝凑百合就是为了blcp。zqsg吃百合。

天雷傲娇体软可推凯:)

『1.7凯柠日』Day 4 五岁半(上)

※全员幼儿园设,丹秋是老师。
※有部分雷安情节,因为有点想写小男生对吵。
※有鬼狐葛葛。
【1】
五岁零六个月的安莉洁,站在教室门口。

她敲开门,一抹粉色在她眼前晃了晃,是连衣裙的一角,接着响起凉鞋‘啪嗒,啪嗒’地踩着地面的声音。个子矮矮的,瘦瘦的女孩就这样撞了进来,撞进她的视野中,猝不及防地,小鹿乱撞地。

她好像那只猫啊,安莉洁想,像那只总趴在邻居家房檐上,被怀疑偷了很多条小金鱼的大黑猫。那个女孩好像也偷了一些东西。

她把安莉洁的时间偷走了。

【2】

五岁半的安莉洁,对季节变化并不敏感。

“这很简单嘛,穿秋裤就是秋天,穿棉袄就是冬天,春天……春天我还不知道。”凯莉坐在她身边,雪人雪糕那双褐眼睛被舔得化开了,雪糕水顺着棍子直往指甲盖上流。

“那夏天呢?”

“夏天,当然要穿好看的裙子啊!”

凯莉抓起自己蓬蓬裙的裙角,在原地悠悠的转了一圈,然后立定。“好看吧?”她笑得露出一排藕齿,明媚张扬。

“哦……”安莉洁咬住了冰棍,仰头,愣愣地看向天空。

“好看。”

穿裙子就是夏天。

原来遇见她的时候,是一个很好看,很好看的夏天呢。

【3】

离五岁半还有八天的凯莉,最疑惑的事是安莉洁和安迷修明明都姓安,但既不是兄妹,也不是姐弟。

【4】

五岁半的小安莉洁和离五岁半还有四天的小凯莉,因为看光美都最喜欢钻石的缘故,一拍即合,现在已经是胳膊缠着胳膊的小姐妹了。

小女孩嘛,这个年纪里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过家家。但她们玩过家家的时候,都会拖上小安迷修一起。不是因为安迷修很受欢迎,只是在男生堆里,只有他不会嫌弃女孩子们玩洋娃娃很幼稚。

“艾比,埃米,你们当小孩!”凯莉使劲把班里那对双胞胎拽了过来——她还是个丁点儿大的小屁孩,就已经仗着任性脾气和耍小心机的机灵劲儿在班上作威作福了。

“那我呢?”安迷修满怀期待地开口,却被艾比埃米一把推开。

“不公平!姐要当公主!!”艾比气得直跳起来,瞪着眼捏起小肉包一样的拳头。

“可我……”安迷修再次尝试。

“对啊对啊!我们都当了好久的宝宝了,这次不要当了!”埃米大声插嘴。

“我……”

“不行,矮豆丁就得当宝宝。”凯莉利用身高优势,把这对姐弟稳稳地按在原地。“安莉洁,你当妈妈。”

“那,那我就是爸爸了吧。”小安迷修试图挽救一下自己濒临破碎的自尊心。

“不。”

“我是爸爸。”凯莉响亮地拍了拍胸脯。

安莉洁呆愣愣地瞥了她一眼。

“可你是女生啊,爸爸都是男生当的。”安迷修说。

“谁说的!”凯莉飞快地反驳了他,“你看嘛,爸爸就是和妈妈在一起吃饭睡觉的,我就天天和安莉洁一起吃饭睡觉啊,咱们俩还在一起玩游戏呢,班里其他人都不能这样哦!再说,”她用了一个昨天新学来的转折词,“如果安莉洁当妈妈,我就要当爸爸,不然就是她当奶奶,我当爷爷。你们是想叫我爸爸还是爷爷啊?”

这个逻辑使在场的小孩们都沉默了,他们对婚姻的认识只停留在一起吃饭睡觉做游戏的层次,似乎连kiss都是童话人物才会做的事。似乎……很有说服力。

“所以你们都要叫我爸爸!”

【4】

凹凸幼儿园是当初七创路第一个‘贵族’幼儿园。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路口那家雷王星幼儿园一个月只收九百,而原名七创幼儿园的凹凸幼儿园在改名后声称引进国外先进教学资源(其实也就是每年请两三个外教),教育模式中西结合,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而且一天提供一次水果酸奶和小点心。就凭这,硬生生把学费拔到了一千五。到凯莉和安莉洁升上学前班那会儿,已经得交两千多了。

但是,孩子们不管这些,只要有小点心吃就是最好的,麻烦的事情都让麻烦的大人考虑去。

就这么简单一回事嘛,黑是黑,白是白,灰太狼肯定是坏的,喜羊羊肯定是对的。不存在灰色也不存在阴霾。总想着长大,又想不出来长大以后会做什么,自己会变成怎么样,只是单一地觉得长大就好了,似乎个子变高以后世界就会变得更好看了一样。

安莉洁是这其中的典型,也是个异数。她想不出来长大以后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但也不盼着长大。日子和小区超市门前的那个摇摇机一样,晃晃悠悠地,模模糊糊地过着。

五岁的时间,真是好长啊。

黑是黑,白是白。灰太狼是坏人,喜羊羊是好人。柠檬是酸的,汗是涩的,眼泪是咸的。

只有糖是甜的。

【5】

“饼干给我!”

“不要!”

“我是老大,你得听我的!”

“我妈说你是费头子(成都方言,指小孩顽皮)!叫我不要和你玩!”

“我妈说你是木脑壳(方言,同呆傻)!喊我不要和你学!!”

“哼!”安迷修不爽地背过身去。

“切!”雷狮拿小指掏了掏耳朵。

他们互相用自以为最狠的方式瞪了一眼,撇起嘴把自己的小板凳搬得离对方远远的。

像这样小规模又无意义的‘战争’,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都要上演一回,其他孩子早就见怪不怪了。反正雷狮和安迷修是这个班上个头最高的,真打起来其他人也拦不住。

“哼,男生。”凯莉不屑地搅着碗里的汤泡饭。

安莉洁不解地看看雷狮他们,又转过来看凯莉。“啊,男生就是那个样子啦。”凯莉向她‘解释’道,将勺子竖起来攥在手中。“我妈妈说过,男生就是自以为是嘛,就喜欢为了些无聊的事情吵吵闹闹的。”

“可我觉得安迷修很好,他经常帮女生的忙,还很……”安莉洁苦思了一会儿,“嗯……帅?”

她在陈述事实,安迷修虽然经常平时帮女生忙,但他经常很勤快地帮一个女生忙之后,人家小姑娘还没来得及开开心心地向他道谢,他就立马跑去帮另一个女生了,那个没来得及叫住他的小女生只好伫在原地,忿忿地发闷气。这样一来,搞得很多小女孩都不待见他了。他也是个小二五仔,根本摸不透女人变幻莫测的奇妙心理,每次别人对他说‘讨厌你啊’这种话时,只会苦兮兮地摸摸脑袋,唇角撇下说一声“抱歉哦……”

但总得来说,是很不错的男生。

“哦。”凯莉听了这话低下头,把汤泡饭一口口地吃进嘴里,动作有点莽撞。

“安莉洁,我妈妈还说小时候长得好看的男生,长大了肯定就不好看了。”她嘴里包了一大口饭,闷声说道。

安迷修:???

【6】
[十六岁]

“诶,凯莉。”

女高中生安莉洁拿手肘捅了捅正玩手机的发小。

“咋?”

“我忽然想起咱小时候的事儿了。”

“是吗。”凯莉仍低着头。

“是啊。”安莉洁往冻红的掌心哈了口气,“秋老师,丹尼尔老师,小金,格瑞,安迷修,艾比埃米,还有米老鼠班。”

“你记性真好。”

“我还记得你小时候特别喜欢穿裙子,有年秋天你妈逼你穿牛仔裤,你偏不,哈哈哈哈哈哈我记得你那会儿还坐教室门口,可丧了,还闹着跟你妈说什么不穿裙子就不上学,结果你妈拎起你就是一个……”

“停!可以了不用了!!”

“就是一个……”

“别说了!!!”
【7】

要不要打喷嚏呢?安莉洁犹豫着。

她被一层一层的毛衣和羽绒服裹成了一个雪球,冰凉的冷气搔得鼻尖痒痒的,好难受,脸也被风吹得好疼。

冬天除了万圣节和圣诞节,真是一点好事都没有啊。

不过安莉洁在和家里人一起吃羊肉汤的时候,又不这么想了。冬日好事有三,两个节日和一顿羊肉汤。

对了,下周就是万圣节了,想去凯莉家做南瓜灯了。

这样一来好事就有四件了。冬日好事有四,两个节日,一顿羊肉汤和凯莉。安莉洁眯眯盹盹地吃着羊肉汤,听着电视里传来狗血家庭连续剧的吵人声响。

“——啊,你这善变的女人!到底要怎么样才会满意啊!”

【8】

但她没去成。

“我爸妈这周不在,你别来了。”凯莉侧着头对她说。

两个小孩手牵着手,跟着队伍走出幼儿园大门。安莉洁看见奶奶向她招手,于是放开凯莉,跌跌撞撞地跑向奶奶。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扭过头。

“那谁来接你啊?”她冲凯莉大喊。

凯莉安静地看着她。人群如游鱼从她两旁涌过。来接孩子的家长,等待家长的孩子,所有人汇成一汪大海,汇入茫茫人海中,只有瘦小的她站在波痕夹缝里。安安静静的。

“拜拜,安莉洁。”

她说,转身投入大海。

“明天见。”

【9】

万圣节那天,安莉洁什么都没有准备。她爷爷往她怀里塞了个猫耳压发圈——还是上次去欢乐谷时买的,穿着圆点零散点缀的连衣裙,也是上次去欢乐谷时穿的,就这样匆匆出门了。

“那南瓜灯呢?”安莉洁仰着头问爷爷。

“没有南瓜啊。”

“为什么没有南瓜呢?”

“这个季节不长南瓜嘛。”爷爷搪塞她。

安莉洁任由爷爷牵着,觉得难受,又说不出口,闷着生气了一路。

但等到了幼儿园她就不难过了。

——金浑身裹了几层卫生纸,蹦跳着向格瑞要糖果,而格瑞披着黑色塑料垃圾袋,把金推开。“我似僵丝!格瑞似吸血鬼!”金向安莉洁大声炫耀,他最近掉了一颗门牙,是班上第一个掉牙的小朋友(为此他高兴坏了,觉得自己real成熟。)

秋老师端了块黑板,上面堪堪写着‘变废为宝主题万圣节’这几个大字。

“Trick——or——treat。”她对着全班慢慢念,掏出一罐‘真滋棒’棒棒糖,“哪位小朋友学会了这句话,就奖励一个棒棒糖哦,动作快的孩子先到先得。”

米老鼠班,为了一根棒棒糖集体陷入暴动。

只有格瑞端正地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背挺得笔直。他才五六岁,就有了老僧入定般的耐性,任金如何拉扯他都不动弹,虽然披着塑料垃圾袋,但底下却穿了套定制的儿童深蓝小西服。格瑞身上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凉薄气质,在安莉洁眼中有时就和凯莉一样,是小大人那一类的孩子。

那么,凯莉在哪里呢。

安莉洁端着脑袋想。

【10 】

在凯莉词汇量贫瘠的年纪,骂人方式也很单一。

“鬼狐,二百五,笨蛋。笨蛋鬼狐,二百五鬼狐。”她直直地盯着天花板,左手打着点滴。

“白痴凯莉,傻瓜凯莉,讨厌鬼凯莉,麻烦精凯莉。”鬼狐不屑地顶了回去,毕竟是刚升上小学的人,懂的东西就是比凯莉要多那么一点。

“你不要以为你是小学生你就了不起了!”凯莉气得弹坐起来。“那你呢?”鬼狐瞟她一眼,‘切’了声,“幼儿。”

“你——!”

“好了,别吵吵。哥哥要让着妹妹,妹妹也要听哥哥的话。”爸爸不紧不慢地说,坐在病床旁削苹果。

他口气很平缓,然而通常很有威慑力,两兄妹立马静下来了,半天也不敢吭一声。

【11】

凯莉记得三四岁,被妈妈领去见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

“以后,这位叔叔就是你爸爸了。凯莉,”一向少有笑意的妈妈嘴角上扬,“快叫爸爸好。”

凯莉抬头,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还算和气的脸。她本能地感到害怕,其实过后回忆起来并不算可怕,但是‘爸爸’这个名词对于她来说太陌生了。莫名的恐惧感在喉头翻滚,她想跑开,但是妈妈抵在她身后,妈妈紧紧扭着她的手,妈妈还在这儿。妈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她身边流动的空气无形地下达了一个命令。

不许跑,必须叫。

“爸——爸,好。”她干巴巴地说,又忙扯起一个微笑,生怕那空气凝固起来,把她憋死了。

妈妈笑了,‘爸爸’松了一口气,也笑了。

太好了,凯莉扯着微笑。很有用,太好了。

【12】

“凯莉啊,妈妈和你说。”妈妈搂着凯莉。

“女孩子家家要有自尊心,强势点是好事。你现在小,还不懂这些,以后长大了就不能吃亏了。”

“像你跟我说之前楼下那小胖子把你气哭了,这就是宝宝你不够坚强了,你不想被人家弄哭,就把他弄哭啊,光自己哭,多没用!听懂了没?听懂了就要改哈。”

凯莉蜷在妈妈怀里,点了点头。

妈妈一直都很能干,挣了很多钱,自己买了套房子和凯莉住。那次见面以后‘爸爸’也带着家人住进来了。凯莉这才知道原来‘爸爸’还有一个儿子,只是她第一次见‘爸爸’的时候,那个儿子没有来。

那个儿子叫鬼狐天冲,小名冲冲。妈妈觉得他很乖,因为一见面他就笑着叫了一两声‘妈妈’,一点不见外。好像还不错?凯莉想着。

但之后就没那么不错了。他们经常吵架,偶尔妈妈还会来当当和事佬,但她从来不会对鬼狐说重话。‘爸爸’也是,他只会骂作为哥哥的鬼狐,让他让着妹妹,骂了不听就打,打了不服就罚站。有好几次是在吃饭的时候,凯莉捧着饭碗,鬼狐就站在一旁看着她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表情却很平静,像个小小的战士一样向她投去挑衅的目光。

“冲冲……你就不能让让人家小莉吗?她是你妹妹,对她好一点不行吗?”‘爸爸’无奈地说。

“好的,爸爸。”鬼狐总是这么说,可从来没改过。

“我讨厌你。”有一天晚上,鬼狐趴在凯莉床头对她说。他们住在一个卧室里——两个人都为同房睡觉这事儿绝食过一顿。

“还讨厌你妈。”鬼狐继续说。

凯莉闭着眼睛,许久后很轻很轻地吸了吸鼻子。

“我也是。”她说。

那天晚上他们彻夜未眠,但彼此都没有和对方再说一个字。

【13】

“我长大以后要当偶像。”凯莉说,电视上放着偶像活动。

“为什么啊?”安莉洁咬了口西瓜。

凯莉指了指屏幕上总是笑眯眯,很活泼的女主角。

“偶像总是很开心,而且身边也有很多人。我要是当了偶像,肯定也有很多人陪着我。”

“我陪着你不好吗?”安莉洁啃着瓜皮上残留的那几丝红瓤。

“万一你走了,我就一个人了。所以我还是要很多人来陪我嘛。”

“那我不走吧。”安莉洁想了想,握住了凯莉的手,肉肉的手。“我就陪着你,你也陪着我,我们……嗯……我妈妈说一辈子的时间是最长的,你就陪我一辈子吧,我也陪你一辈子。”

【14】

安莉洁有时候也难以理解凯莉。

当她握住凯莉的手,对她说:“我陪你一辈子”时。一霎那间,阴翳遮住了所有光亮。

凯莉像被烫伤了一样甩开了她,站起来负着双手。

“你撒谎。”凯莉笑眯眯地说,手背在身后。

“你根本不会一辈子陪着我,你撒谎。”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她还是撑着微笑,小手狠狠地搽过眼睛,一张嫩生生的脸被扭曲成了复杂而卑微的样子。

“你不会。”凯莉说,手背在身后,拳头紧攥。

然后她哭了,很久很久,眼泪流得那么多,好像都要流干了似的。她一直重复着“不会的不会的。”,哭得伤伤心心地。安莉洁慌张地把手背伸过去,很用力地给她擦眼泪。滚烫的眼泪传来滚烫的温度,脑子里懵懵懂懂的,只有心里传来的声音告诉她,别让那个女孩哭,别让她哭。她哭了的话,自己也会……很难受。

是怎么了呢,就是很难受啊。宁愿自己哭也不想她哭的那种难受啊。
【15】
[十七岁]

“我知道你喜欢我。”

高中生凯莉背靠天台栏杆,双臂一贯随性地曲起,撑着。她眼前是集局促不安与混乱于一体的发小,背后是明朗的秋日天空。

“这样吗……”安莉洁略有些释然地抿抿唇,又有点失落。

“啊,是啊,本来想多吊你一会儿的。”凯莉弹了弹指甲盖。

“可还是没忍住吧。”

【16】

后来安莉洁邀请凯莉来她们家过夜,安莉洁家没有多余的卧室,凯莉就和安莉洁一起睡。

到了晚上两个女孩把被子盖过头顶当作帐篷,叽叽咕咕地聊着自己的那些小事。

“我悄悄告诉你哦……其实我是从遥远的未来穿越过来的!”凯莉凑到安莉洁耳边。

“真的吗?”

“真的!”

“未来的世界好玩吗?”

“不好玩,那个地方呀,全是傻瓜!你说真话他们不会信哦,你只有说假话他们才会信!是不是超级傻啊?”

“天呐……真的好傻哦,谁不知道真话是真话啊!”安莉洁感叹着,翻了个身。“那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

凯莉的眼睛骨碌碌转了几圈,在黑暗中和安莉洁的那双对上了,两双眼睛睁大了瞪着互相看,两人‘咯咯’地笑了起来。

“好傻好傻。”安莉洁说。

“没错没错。”凯莉说。

“我们以后都不要变成这么傻的人哦。”

“好啊。”

“说话算数。”

“好啊。”

她们郑重其事地拉了勾,觉得这个约定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在那个想法天真贫瘠的年代,凯莉和安莉洁还没有上小学,还没有在学校的课堂和生活的残忍中学会一个词语。

叫做事与愿违。

——tbc——

评论(1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