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神乐回来了。

『1.7凯柠日』Day 3 长发公主

凯柠破三千贺!!!!黑甜童话写得好开心哇!!!!
※结尾有安艾友情向+微cp向注意
『这是一个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陆地上还有许多王子。那时候的王子们个个满面春风,修身玉立。那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若一位王子娶到了美丽可人的公主,便视为其才华过人的最好证明,甚至有时还能作为国家昌盛的象征。

公主天生就应该嫁给王子。这似乎是个无需证明的公理,庄严肃穆地横在每一个人心里。而自由的灵魂蜷成小小的一团,在公理大殿的大理石柱间活跃地撞来撞去。

不管怎么说,因为这,所有王子都在暗自较劲,攀比谁能娶到最美丽的公主。公主们也很努力,她们要么吃下毒苹果等待王子的真爱之吻,要么装作受欺凌的灰姑娘,把水晶鞋扔在王子家门前。更甚者披上兽皮,躲到森林里等待慧眼识珠的王子出现,结果等来了自己的父亲。

而寻找公主的王子们之间流传着一个秘密。

在荆棘丛生,没有莺啼燕语的荆棘林中,有一座被葳蕤茂盛的花草层层环绕的高塔。高塔中有一个公主,如日光般光华盛世,明丽丰艳的公主。她的美盖过了星月的光辉,即便是存在于流言的只言片语中,也似乎能把人的心给攫去了。

终于有一天,一位王子费尽心思到达了那个高塔。他瞰望向高耸入云的塔端,然后目光下移,发现了足有二十公尺长的墨发从塔上倾泻而下。忽然他听到了美妙的歌声,那该是一个多么漂亮的公主,才能有那样动听的歌喉。他几乎断定那位传闻中的公主就在塔中,便顺着那头发爬了上去。临近窗口时王子心跳如鼓,他几乎嗅到了一股醉人的幽香,望见了公主绝美的样貌,以及一把——

一把光可鉴人的锐利剪刀。

头发被猛然剪断。王子惨叫一声,摔成了一滩肉泥,至死时手里仍攥着一缕乌黑的如瀑长发。

高塔之上的公主提着剪刀望向那王子的尸体,一只柔荑托着下颌。

“没劲。”她笑得婉约。

一条条纤长的灰云飞掠而过,柳树惶恐地摇晃枝条,飒飒作响。云投下的阴影不断变换着,从塔楼移向树林,跨过白森森的骸骨,和王子来时的足迹。而这样的足迹,很快也多起来了,每一次都不一样,每一次都带着血。

“尊敬的公主,我是为了寻找一份真挚的爱情而来,请问你是否——啊啊啊啊!!!!”

“很荣幸遇见你,美丽的公主,我——”

“公主殿下,我有无尽的财富和——????”

“公主,我——”

“咔嚓。”

最后一位王子的‘我’字被扭曲成了一道绵延不绝的尖叫声。公主趴在窗台上,忽然感到有些无聊。

塔楼下的玫瑰开得更盛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很多事物都在无形中被摧残磨灭,可高塔还是那么挺拔入云,公主还是那么美。只不过前去寻找公主的王子们,都再也没有回来过。

或许和公主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不让她离开的恶毒老巫婆吧?王子们这样猜测道,纷纷替公主感到愤懑不平。但愤怒归愤怒,勇敢的,会杀死老巫婆的王子还真的不多。

会去找这位美丽公主的王子越来越少了。

但有一天,一个王子伫立在玫瑰丛中,他望着垂下的乌黑长发,想了想,并没有去抓那头发,而是攀着凹凸不平的岩石爬了上来。

“嘿!”王子跳进窗口,拍了拍灰尘。

公主愣愣地看着他。

“公主殿下,我叫安莉洁,我是拯救——”

“滚出去。”公主面无表情。

“啊?”

“我说滚出去。”

“我是来拯救你的啊……”

“不,需,要。”

后来总算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了。

“你也是来娶我回国的吧。”凯莉玩弄着发丝。

安莉洁正襟危坐着,视线从凯莉缠着鸦发的葱白指尖,一直蔓延向她身后满溢生机的玫瑰花园。这座塔从外观上看起来灰暗森严,冷冰冰的,没想到里面竟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

“嗯,父王叫我出来娶公主,我就来找你了。”安莉洁认真地答道。“不过你这里真好找啊,我上周出发,今天就到了。”

凯莉扶着脑袋看这个王子,没告诉他来找她的王子,一般一开口就是痛陈自己为了找她有多么辛苦多么九死一生,至少都是一年起步,三年不亏。

“那又怎么样?”公主嗤笑。

“你跟我走吧。”王子扯着她的袖子。

“我会对你很好,给你很多好看的衣服。”

好像所有的公主都天生地喜欢漂亮衣服。

“真是的,听起来还没有其他王子说的什么权力和财富靠谱。”公主这样说道,却不由自主地抱臂起来。

“很多很多的好吃的。”

“不想要。”

“比你的花园大十倍的花园?”

“我的花园是全世界最好的。”

“大大的王宫和数不清的仆人!”

“没劲。”

“我对你很好哦!”

对公主好的人又何止他一个呢。

这下真没辙了。

“那你跟不跟我走啊?”安莉洁扯了扯她的袖子。

“啧。”凯莉挣脱了王子的手,她拍了拍裙摆的褶皱,站了起来。

“听着,”

“我爱我花园里盛开的玫瑰,每天都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们。”她把手放在花丛中,扶着最漂亮也最柔嫩的那一朵。

“但就算没有我,没有我的照料,她们也一样会开。尽管失去了我的侍弄她们会变得没有那么芳馨,那么明艳,但她们始终会开放。说到底,玫瑰花是开给自己看的。”

凯莉指尖落了一只蝴蝶,她将蝴蝶向上一托,手指划过那些柔嫩的花瓣,她拈花一笑,眸子里有着某种不可言说的蛊惑力。

“所以才生了这么多刺,不是吗?”

王子不说话,圆睁着一双无害的眼睛,嘴唇抿成一个模棱两可的弧度。

“那么现在,给我一个理由吧。拥有了这些的我,已经足够美满了。况且那么多不自量力的王子想要将我占为己有。”

“我凭什么,又为什么要和你走?”

安莉洁王子想了想,拿手抓了抓头发,随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仔细整理了一道自己的衣摆和领口。随后,她缓缓地,单膝下跪。

“尊敬的公主。”

远方的天空融化,渐已拂晓。霞光从云翳中外露,在王子的脸上投下明朗的色调,王子肤色苍凉如玉,却也摄人心魂。

“我会给你我全部的爱,把我的心放在你的掌心。我的袖子里有很多,很多的糖果。如果你愿意,我就全部给你!”

公主愣住了,然后很慢很慢地勾起嘴唇,很轻很轻地,笑出了声。

这的确算得上是一个理由。

『王子』

公主把手放在安莉洁的掌中。

“带我出去吧。”

于是他们走上了回国的路,当然回的是安莉洁的国家。

夜晚,公主望着熟睡的王子。

她解开了王子的胸衣,于是那秘密便暴露在月色之下。月光像柔软的手指抚摸着它,公主笑了,卧在敞着而无遮拦的胸脯上,那秘密暴露在月光下,明晰美丽,丰满而柔软,令人真想咬上一口。

她俯身吻上了那秘密的花苞,把它封存在唇舌之间。

馥郁满怀。甘之如饴。

『女巫』

女巫给自己施了一个咒语。

她变出了层层叠叠的漂亮纱裙,如藕的纤纤玉臂,和一顶王冠。只有一头如瀑墨发没法变,变成公主们通有的那类金丝般的浓密长发。

可尽管她现在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巫了,她也依然不是一位公主。

这个咒语只有在得到王子的爱时才能成真。

于是她依然不是一位公主。

『公主』

从此,‘王子’和‘公主’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直到今天,我们仍然相信,她们也一定在这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生活着,永远幸福快乐又美满。

『另一个王子』

尽管软蛋的王子这么多,可总有一位是勇敢的。

这位勇敢的王子从小便励志要找到一位属于自己的公主,一生的前半部分用来找她,后半部分就用来守护她。凭着这个信念,他在听说有个高塔里有最美丽的公主时,便自告奋勇地前往而来了。

他跨过高山,渡过大海,曾在荒岭里与邪恶的强盗头子厮杀,也曾在丛林中同猛虎搏斗,费尽千辛万苦。等终于到达高塔时,他将双剑插入岩石间的缝隙,硬是生生爬了上来。

“公主殿下,久等了!最后的王子,为您而来!”王子生龙活虎地蹦进窗口,按照常理来说,此刻公主要么端庄坐着笑得优雅,要么梨花带雨扑了上来——

可回答他的却是一片寂静。

“诶?公主?”

四周空空荡荡的,凋零的玫瑰花落得到处都是。别说公主,连公主的影子都没瞧见。

“诶?诶……诶————!!!!”

“吵死了啊,你。”

王子抬起头,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坐在高处,悠哉地翘着腿。

“那个什么公主早走啦。”

“啊?”王子呆愣愣的。

“没听到吗?三十年前她就被另一个王子接走啦,你肯定是来找她的吧。呦,等等,你衣服怎么破得跟乞丐似的,等等……”

女孩‘嗤’了一下,发出一阵清脆的响亮笑声。

“喂,你,你不会是为了找那女人吃了很多苦头吧?结果到最后发现她早走啦哈哈哈哈——”

王子快哭出来了。

“那,”他努力稳了稳声线,“小姐您是——”

“我?我是她养的玫瑰,还是最漂亮的那朵哦。”小姑娘托着下巴,飞快地打量了他一眼。

“哦……那您喜欢她吗?”

“说什么蠢话,当然讨厌她!那变态非说玫瑰花刺只能长七根,我长了十一根,她就把姐那另外四根刺一根一根掰下来了!疼死姐了!!还爱我们呢,我呸!尽在王子面前说自己好话。”

“哦……”

王子沮丧地抿了抿唇,再也没说一句话。

原来早就没有公主了。那他大费周折地努力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呢?

尴尬在空气中蔓延。小玫瑰花看着他阴沉得整个人都变了色调,有点坐立不安。

“那什么啊……”她惴惴地开了口。

“虽然你看起来是个呆子,不过人应该还不错吧。”

“要不然,我陪你去找公主怎么样?”

『最后』

直到最后,很遗憾,公主还是没有找到她的王子,王子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公主。

可是这个故事仍然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结局。命运促使着一个个自由的灵魂随波逐流,时浮时沉,从过去远渡到未来,在他们的归宿地安定下来,各执己见的浪漫主义者们终将相遇。

正如这世间一切不合逻辑却满怀诗意的美好之事一样。

公主天生就应该嫁给王子吗?

当然不了。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