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神乐回来了。

【金凯】The Wamrest Hug

完整版!!!是两个孤独的死小孩的故事。
——
【1】
凯莉从后视镜扫了一眼金。

他木愣愣撑脸,手肘抵着膝盖。金有点怵。这不能怪他,凯莉旁边还坐着个握着方向盘的鬼狐,他上午才把驾照领了,并不能把车开得那么四平八稳。

鬼狐把窗子摇下来,一股冷风钻进凯莉的领口。行车电脑连了蓝牙,现在正放着金最喜欢的日语歌,一部热血漫的OP。

他们如今十五岁,刚刚升上初三,说不上成熟也不太幼稚。

恰好是夹缝中的年纪。

【2】

凯莉从幼儿园开始,就一个人晃晃悠悠地混到如今。她并不清楚金是怎么不着痕迹地融入她的生活的。或许是从两年前凯莉图一时好玩扯着他袖子去新生报道处开始,或许是因为几次互抄作业结下的革命友谊,也许还有别的原因,不过她记不清了,反正金就这么误打误撞地闯进来了。他既然闯进来,就一直待在这里,从没挪过地方。

金一直在这里。

认识金的契机很奇怪,她站在走廊里,远远地望见了这个男孩,使他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一看就是个傻小子,凯莉想,挂上一个明媚极了的笑容——后来埃米一直称她的这种笑容为‘影后的微笑’,而他姐姐艾比则大咧咧地一摆手,说错了错了,应该叫‘粲然绽放的白莲花’才对。这俩姐弟和她关系不错,说话一直这么没心没肺,凯莉也不觉得有什么,一人给一棍子就是了。

“呀,你也是新生吗?”她笑着说道,向金伸出了手。

男孩愣了一下,随即也回报她一个朝气蓬勃的笑容,并附带一大串自我介绍以及其他不知所谓的话,之后更甚,拉着她的手说‘以后就是熟人了,有什么事我都会帮助你的’。凯莉笑着点头,觉得哇靠,套这家伙近乎也太没挑战性了。

后来就熟络起来了。

初中生还未完全成熟的脑回路让他们可以很轻易地与一个人疏远,也可以轻易与一个人亲近。亲近就容易,维护,维护就容易包庇。比如在别人叫她金马影后的时候,其他同学包括凯莉自己都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唯独金皱着眉,嚷嚷地喊着什么。

“凯莉才不是这样的人!凯莉,你快说说他们啊!”他喊道。

“说,什么啊?”凯莉看着他。“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你不是。”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

金不说话了,凯莉就撑了脸笑着看他,看着他坐在她的身边,气鼓鼓的,无可奈何的。

她的。

【3】

金觉得自己不傻,但凯莉总喜欢说他傻,总是耍点小把戏来欺负他,也很经常大姐头气概很足地帮他忙。

“啧,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来来来,本小姐给你展示一下什么叫高端操作。”“傻子,辅助线不会画啊?”“英语我翻译了,你快抄,我帮你防着那个死脑筋的学习委员小姐……哎呀放心啦,她喜欢我哥,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诸如此类的话,金作为她的同桌已经听了不知有多少遍了。他犯迷糊的时候凯莉嘲笑他,他就迷迷糊糊地听着,除了笑也不吱声,反正再过一会儿她肯定就会颐指气使地过来帮助他。“傻子金,我帮了你这么多,你是不是要感谢我一句啊?”

“嗯,能和凯莉坐在一起真是太棒了,以后也想和你一直做同桌!”他脱口而出。

凯莉直愣愣地看着他。

“诶……我说这话是不是有点怪啊。”

“……知道就好。”

然后他的同桌别过头去,托着下巴,整一个下午没理他。

【4】
金组织他们四班的男生和三班打友谊赛,比赛开始前他悄悄地给凯莉砸了张纸条。

‘凯莉凯莉,要不要来看我们打球。’

凯莉瞟了一眼,埋头回写给他。

‘你倒是直接说啊。写什么纸条。’

悄悄写纸条之类的事,根本不符合他干什么事都要天下皆知的人设吧。

‘直接说的话他们会起哄。’

‘会怎么样吗?’

‘会误会我跟你有什么啊。’

‘那,误会真是大了。’

‘你替我说话的时候怎么想不到他们会起哄呢?’

凯莉憋着笑写道。

篮球场上。

男孩子们争强好胜,没打几下就开始吵吵嚷嚷,为一个界外球争得跟群泼猴似的。这时紫堂林将球传到金手中,“拜托你了,金!”林大喊。“嗯!”金可靠地向他比了个手势,他的手臂像剪刀一样开合了一下,篮球便划出一个漂亮弧度,稳稳当当的砸在篮筐中心——然后又被弹出来。

沉默。

几秒后对方三班的雷狮开始使劲鼓掌:“好球!”

“淦,你来搞笑的吗?你知不知道咱们十三比四十了啊?!!滚去做俯卧撑!!”林气炸了,跑过来给了他脑袋一下。

“嘿!幻,别带球撞人!”埃米大声喊道。“啊,啊……对不起!眼镜蒙上雾了看不清……”“唉,打篮球不摘眼镜怎么行啊。”埃米抹了把汗,一伸手把他眼镜摘了。“摘了吧幻哥,释放你的野性。”

埃米手里攥着眼镜,怪笑着绕球场跑圈,身后跟着一个气喘吁吁的紫堂幻。

“嗨哟傻逼老弟让开点!你挡着我看金了!”球场外艾比跺着脚喊。

金看着这场闹剧,不知所措地摊了摊手。

“唉,金,怎么你们打球跟暴民过街似的。”凯莉翻了个白眼说,“这就是你跟我说的高手过招?”“诶……有些失误嘛。”金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凑到她身边。

“噫,一身汗味。”凯莉嫌弃地把他的脑袋推向一边。

金毫不在意,依然大声笑着,把手搭在凯莉肩上。汗味有点酸,但是暖洋洋的,是薰衣草洗衣粉的味道。

那天晚上凯莉做了一个梦。蓝得刺眼的天空直压下来,可是太阳却挂得很高,很晃眼。水流拍着她的脸,凯莉轻飘飘地浮着,向某个方向慢慢游去,海水的波浪让她打着转,摇晃她软和的手臂,而包裹着她的滚烫阳光那么耀眼。

灼热的阳光,灼热的太阳,灼热的金黄。

她醒了,坐起身来才发现窗外在下雨。孤独混合着簌簌雨声缠上脚踝,冷风刺骨,看不见的高墙将她的路封死了。好,她想,我又是一个人了。

雨一直下,整整几个星期都是如此的阴沉,铁灰色的天空压在头顶,积水没过脚踝。空气里带着发酵的气息,闷得难过。

“小凯同学,”安迷修老师从门口探出头,“今天小金没来,你家离他家近,给他把数学卷子拿去吧。”

“好。顺便安老师,你再叫我小凯我打人了哦。”

安老师心宽地大笑:“哈哈小凯你这孩子真是没大没小的——”

“你自己给他送去吧。”

“别。”

【5】

凯莉攥着张卷子,不情不愿地敲了敲门。

门没锁。

不对。凯莉皱眉,推开门走进去。

玄关狭长而阴暗,她心里稍微有点忐忑,在心中把基本安全常识都过了一遍后,走向金的房间,她知道在哪个方位,她来过。虽然随便进入男子房间不符合她的家教,但是此时此刻凯莉觉得,必须去一趟。

‘——’!重物砸地的声音。

椅子被踢翻,书和笔记本被一把掀下地,一本教材全解顺着地板滑出房门,滑到凯莉鞋边,再狠狠撞上。

金大口喘气,他扶着门框望向凯莉。

“我……”他笑了——可那笑容很快就崩塌下去。

“你怎么?”凯莉向着他的方向跨了一步。

“我……算了……别过来。”金皱着眉,表情有些扭曲。

“我要过来你还拦得了我?”

凯莉直冲冲地走到他跟前,房间灯没开,月光倾泻。他脸笼罩在门投射下来的阴影中,在一片蓝色暗影之中。凯莉的视线有些模糊,可他的脸是如此清晰,煞白极了,清晰到残忍的地步。金其实身形单薄,只是因为平时活蹦乱跳的,让人忽视了这一点。凯莉忽然意识到她残忍的撕开了屏障,金像只发怒又发怯的小兽,在她眼前浑身伤痕,缩成一团。

凯莉盯着他看,他却埋着头,走过去蹲下,把那本教材全解捡起来。

“对不起……”他蹲着向凯莉小声道歉,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有时候就是这样,让你看到了,对不起……”

“好嘛,金。”凯莉垂下眼帘。

“咱们这才算真正认识了啊。”

“既然都这样了的话,那就和我说说吧。限你五分钟之内讲完。”

而后,或许是兴趣使然,她把手放在男孩的脑袋上,使劲往下按了按。

“傻子。”凯莉小声骂道,葱白的指尖没入那些柔软的金发,掌心传来的温暖令人心悸。

“本来不该管你的。”

【6】

安迷修老师还拜托了她一件事。

“小凯,其实不是只叫你帮忙带张卷子那么简单。”安迷修背抵着门口,修长的指夹了截烟。

“老师,你这放毒行为也忒不厚道吧?”凯莉愤愤不平地瞪着他。这厮作为一介教师,此刻却倚着门对学生抽烟,实在有违师德。

“咳,压力大嘛……这是隔壁班雷狮那儿没收来的,你小点声……”安老师一脸窘迫。

“嘁。”

“那我直说了,小金最近和你是不是有点近?”

“近?”

“别的老师和我反映,说是有早恋倾向。你知道我们班早恋现象本来就比较严重,男女同桌的基本拆得七七八八的了,但是仍然没什么用……小凯你能说会道,也不像是个想谈恋爱的女生,你就去劝劝他,叫他用心学习吧。”他苦口婆心地说。其实安迷修从师范毕业还不到两年,可劝起人来口气和上学期刚退休的教导主任差不多。

“哦……管我们这群泼猴真不容易,老师辛苦了。但金跟我真没什么,就普通同学而已。”

安迷修苦笑了一下。

“你知道其他老师跟我怎么说的吗?”

“四班金之心,路人皆知。”

【7】

现在那个心思被路人皆知的男孩微微颤抖。手指搭在眼帘上,那张平日里没心没肺的脸此刻阴霾密布。

“呐,凯莉。”

“我的世界啊,很小,也很黑。小时候,姐姐和格瑞是我的光,我什么都听他们的。我觉得他们是我的一切,有他们在我就什么都不怕。后来姐姐走了,去了国外,格瑞升上高中,我的世界就黯淡下来了。如果没有你和紫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其实这学期开始的时候姐姐来过,她来的时候我很高兴,我和她聊天,讲我们学校,我们班,我的同学还有老师,还有格瑞,幻,和你。我好久没说那么多话了,真的很开心。姐姐就一直微笑着听着,还和我开玩笑说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小女孩了。那时候我觉得真好,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好。”

“可是后来她和丹尼尔主任谈话,我才发现姐姐变了。她现在踩着高跟鞋,比我高出好多。她和主任说话的时候好成熟的,和小时候为了保护我跟别人拌嘴的时候不一样了。他们说完了,姐姐就走了。临走前我想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可我不敢问,也不敢想。”

“姐姐以前就很厉害,现在也是,可是她离我越来越远……我怎么追都追不上。格瑞升上高中以后很少找我玩了,他和姐姐一样,一直很强,什么事都能自己做好,根本不需要别人帮他,根本不需要我帮他,他也离我越来越远。”

“格瑞,姐姐,凯莉,紫堂,大家都好厉害,都有自己要做的事。你们都在往前走,只有我,和凯莉说的一样,是个笨蛋。”他轻轻地吸了一下鼻子,小心翼翼地不想让凯莉发现。“我是笨蛋嘛,所以只想和大家在一起,和朋友们在一起。但是你们都要离开我了……你们走了,世界就还是那么小,那么黑。你们走了,我就是一个人了。”

安静。

叹息。

金是大家的小太阳,却不是凯莉的。

但事到如今她才发现,原来金不是小太阳,他和她一样,是个怪物。小怪物们只是想成为大人而已,为此他们中一个跌跌撞撞地踮起脚尖去追逐光芒,另一个筑起高墙,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把悲伤一遍一遍地涂抹在地上。

“金你是笨蛋啊!”

凯莉忽然恨铁不成钢地敲了一下他的脑门。

“啊?啊……”金愣住了。

“谁能陪你一辈子哦?还不是得自己走,你是谁啊每个人都得陪在你身边?大家都有自己的人生,你姐姐,格瑞,紫堂,还有……我,不是都希望你好好地活吗?!”

“反正你瞧,我现在就在这儿,在你身边不会走也不会去国外,你要是和我考同一所高中,我也能一直在这儿。”她拿手肘撞了撞金,“傻小子,瞎想什么呢!你朋友那么多,哪里孤单了?”

“嗯。”

“谢谢你,凯莉。”他抿着唇,重重地抱了凯莉一下。

凯莉小姐愣住了。

指尖微凉,连续下雨过后的夜晚很凉。但是热量从金的怀中蔓延开来,缠绕在凯莉身边。这像是真情流露,也像是性骚扰,但不管怎么说凯莉都没有推开他,也没骂他,她只是叹了口气,觉得真是太对不起安老师了。

“你也太没有这方面的观念了吧,金,是不把我当女孩子吗?”她说。

男孩愣了一下,连忙退后一步:“没有没有!我很感谢凯莉!我不是故意的!”

“那我走了。”凯莉向他挥了挥手,拎起鞋走了。

“嗯,拜拜!”金用力地向她挥手。

他目送着她消失在玄关的尽头,举起的手缓缓落下,垂在两旁。他笑着,抿着唇,咬着唇,一口浊气被慢慢咽回喉头,在心口踉跄了一下,最终殆死于腹。滚烫的液体蔓延,男孩用手背狠狠搽过眼,目送女孩的身影消失在尽头。

“其实是故意的……真的,”

“是故意的……”

【8】

“鬼狐,我跟你讲,如果有人一直感到很难受,非常孤独,甚至有点影响到日常生活,你说应该怎么办?”凯莉盘着腿坐在凉席上。

“需要吃药吗?”鬼狐翻过一页书。

“应该不需要。”

“需要看咨询师吗?”

凯莉仔细考虑了一下,然后摇头:“不要。”

“那很好。”鬼狐合上书。“你只是想多了。别把学习压力的锅扣在归结于抑郁症,你想过抑郁症的感受吗?没有,你只在乎自己是不是不够非主流。”

“我有说是我吗?!”

“别掩饰了,作为你的老哥有必要纠正你的思想问题。”

“放屁,你管过我吗?”

“没管过。”

嘁。

【9】

“凯莉,我们一起做实验吧!”

“我们本来就是一组的啊。”

“诶……”

凯莉有想过把金赶走,但是化学实验课上她看着金,他皱着眉摆弄那些瓶瓶罐罐。明明是男孩子的手,却很好看,明明这个年纪最忌讳的就是男女有别,他还愿意同她坐一起。

通了电的水渐渐分解成氢气和氧气,金笑了。她没法抑制地心软下来。

也只有金会站在寒冷的门口,捧着白薯等她。脸上还是挂着那样乐呵呵的笑容,如同什么亘古不变的规则一样。“你来了?”凯莉瞥他一眼。“是啊,我来啦。”他笑得毫无顾忌。

很好,你说你来了。你既然来了,凯莉小姐就会把你抓住,可不会再放开。

【10】

金会坐上鬼狐的车,一是因为鬼狐刚领到驾照,鬼狐和凯莉的父母又正好换了辆新车跑出去度蜜月去了,那辆小比亚迪就过时了。再者就是,金发烧,所以鬼狐捎他一程去医院看病。

“坐上来吧,小同学。”鬼狐将手搭在车窗上,对他说。

“哇!”金大呼小叫,“好酷,凯莉哥哥会开车的吗!真厉害!”

“再吵就把你扔下去。”

“哇哦!速度好快!!呜呼——!!哈哈哈——”金十分兴奋。

随后一个利落的急拐弯刹住了他的兴奋。

【11】

医院的走廊很长,浓厚的消毒水味搅扰得人心弦紧绷。金瘫在医院的长板凳上睡着了,少年颀长的身段裹在沉重冬衣里,满头金毛的脑袋耷拉着。而凯莉撑着下巴看他,她已经很习惯于用这个动作观察他了。

金正熟睡着。

她端坐着,想了想。

许久后她站起身,把额头抵在身下这个病号的额头上,鼻尖凑上鼻尖。金呼出的热气带着窒息感和病菌向她袭来,然而她只是靠着他,别的事什么都不想做。

“真是……”她轻叹。

泥潭啊。

“这么亲热的吗?”鬼狐倚着门。

“呃!!!!!”

【12】

“真没想到,你这种人也能交到男朋友啊。”鬼狐面不改色。

“我也真没想到,你这种人连女朋友都交不到哦。”凯莉面不改色地回敬。

“那么,他是你男朋友咯?”鬼狐带笑地说。

“错了。不是男朋友,不过是个关系比较好的笨蛋。”

“噗。”

“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我明白了,原来他只不过是个暧昧对象罢了啊。原来如此,这像是你的风格。这肯定,又是一个被你用朋友游戏玩弄的可怜虫罢了。”

鬼狐笑了,眉眼弓起如弯刀。

【14】

“谢谢你带我来看病。”金揉了揉鼻子。

“小事一桩罢了。”凯莉抱着臂说,哈了口白气。“快回家吧,天气这么冷了。”

“嗯嗯,但是你哥哥呢?”

“他啊……说等得不耐烦所以先走了。”

“啊……那咱们俩一块走也很不错啊!”

“金。”

“嗯?”金笑着看她。

“我不想,再玩什么朋友游戏了。”

【15】

“金,你…”

晚风卷着长发吹过。凯莉极缓慢地,极轻地念着每一个字,长街的霓虹灯在她身后闪烁光芒。

“想过我的感受吗?”

脱口而出。

她看到金上扬的嘴角慢慢塌下来。他凝视着她,厚重的悲伤像是广告里的德芙巧克力一样,飘浮在空中,缠得人喘不过气。

他把手里的杂志用力丢开,紧紧地抱住她,紧紧地。

“你这样的人算什么啊,随意接近本小姐,一会儿阳光一会儿抑郁的,真叫人摸不清你。你这样的人,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重要起来了呢?”

“本小姐啊,其实也会难受的,无论是绰号还是别的什么事,但如果因为我本来就是个坏人的话,那么被人说也是活该的咯?”

“别说这种话……”金皱眉。

“每一个人,从我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她从吼出这些字眼,难受感如鲠在喉。“都不会理解的。非常的…难受,凯莉小姐我也是会难受的吧?”

“明明笑得轻松一点就能活下去……但你为什么……”

为什么要抱住我这种人啊。

金。

“但是那又怎么样!”

金用力地吼道,双臂勒得紧了一些,凯莉感受到对方颤抖的身体,差点笑出了声,可是滚烫的泪却淌到嘴角旁。

求求你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明明你自己也很害怕吧。

“凯莉你啊,要好好地睡觉,好好地吃饭,好好地笑着露出八颗牙齿。就算很累也没办法,即便这样也要努力地笑!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因为你喜欢我吗?”

“……”

“嗯。”

“如果是坏蛋的话,不会在那天晚上,对我说那样的话了吧。”他哑着嗓子说。“凯莉,你比你想象中的要好,就算只好那么一点,也……”

凯莉喘着气笑,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傻小子……”她轻声喃喃。

“会很痛苦的。”凯莉说。

“是很痛苦呐。”金说。

“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幸福吗。”

“能。”

“一定能的。凯莉……

请你,好好地活下去啊。”

他说。

墙塌了,砖块和瓦砾横飞。霍乱之中他抓住凯莉的手,很用力,很用力地往外拽。凯莉小姐躺在废墟中,朝那个拽着她的男孩大声呼喊。这里杂草丛生,没有夜莺啼啭,没有诗歌,没有欢乐,只有那个男孩会愿意来这不毛之地,只有他会把她肆意横生的杂草拔得干干净净。

为什么只有你。

凭什么只有你。

但还好只有你啊。

“好吧,金。看来你真的是一个怪物。因为只有怪物才会喜欢怪物。”

“以前我挺讨厌你的自以为是,但现在不讨厌了。我也许就是个坏蛋,是个影后,自卑又自尊,惹人喜爱也讨人厌,烂到了骨子里。”

“但如果你愿意在我这里吻一下,瞧,在我手指着的这里。我没准就会变好呢。”

【14】

“反正我喜欢你啊,没救了的那种。”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