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我完全,完全不够努力。





我要努力变强,比任何人都强,三次和二次都要一样强,要强到没有人再对我产生质疑,强到不会愧对自己的那颗野心。

我要写我自己,我要写我的世界,写我撕裂了声带也要对这个世界所宣告的誓言。

而在那之前,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王,绝不食言。

【凯柠】追番

凯莉是一个活宅。

这个词很新鲜,她自己造的。主要是为了形容自己在外头混得风生水起八面玲珑,一回家就打开电脑,噼里啪啦地给本命打call的这种精分生活。

简而言之,就是在现充和死宅之间找了一个平衡点。

而她根本无所谓三次二次这些个概念,get到她的点的东西就值得喜欢,有个性的姑娘们就值得喜欢。日常生活通常光怪陆离,日英中韩和小语种的歌塞满歌单,同时也塞满了耳朵。

凯莉仰着头,发现窗外的遮雨棚边缘,雨水往下一滴一滴地落,砸中了那盆被掰了一根的芦荟。那根被掰断的芦荟断裂处枯黄,仿佛在控诉因为百度到芦荟敷脸润皮肤,就辣手摧花的凯莉。

她翻某站——一个近几年极火的视频网站——看了看新推送的十几个视频。推荐中还是无聊的占多数,往下滑也尽是些没意思的。

‘五个你不知道的恐怖常识’

‘在国外生活一年后小姐姐竟然…’

‘凹凸世界第二季 第1话’

‘【新手向化妆】凹凸世界格瑞试妆…’

没意思,她感叹,迅速地往下翻,但很快迅速地翻了上去。

‘凹凸世界第二季 第1话’

她马上退出某站,手指划了几下便拨通了安莉洁的电话。

“喂,柠檬妹啊。”

“怎么了……”

“动画二期出了。”

“凹凸出了?!”安莉洁震惊了,连忙追问了好几句。她们之间根本不需要解释是哪部番,凯莉和安莉洁的爱好天差地别,唯独都非常沉迷凹凸。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们俩都是女角厨,并且厨上了同一对glcp。

凯莉自认为自己和安莉洁都不是那种容易激动的人,但在凹凸相关的事儿上真没办法控制住自己。

“是的,而且K的模改了,好看炸了,第一季那个欧美鼻梁终于改成小尖鼻了我跟你讲!关键是眼角,眼角上翘!!”

“真的?!!!!”

“骗你的是那架上的鹦哥。”凯莉嗤笑。

电话那头没声音了,凯莉敢肯定安莉洁现在一定是在某站上疯狂地搜正剧看。

“还有A,A要出场了——那个声优见面会的视频你看没有?双A都出场了!”“对对,A的声音贼软贼可爱……但的确是天然人设了。”

“之前漫画里追蝴蝶那会儿就该看出来了吧,A妹是很清纯的一姑娘嘛。不过看见面会上的台词,至少圣女这个设定保住了。诶,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讲的那个萌点?K是魔女,A是圣女。这两个人——”

“当然是天生一对了。”她们俩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笑成一团。

安莉洁笑得直喘气之后,忽然声线又愁闷起来了:“还是有点不好,我之前写的那个长篇要回炉重造了……”

“哈哈哈,活该呐您,谁让你站叛逆A左来着,打脸吧。还是K更攻吧,毒舌是世界的宝物啊。”凯莉悠闲地翘着二郎腿,给自己挽了个丸子头。“我去洗个澡,回来开夜车。”

“你又熬夜。”安莉洁嗔怪道。

“拜托,官方都把精神食粮给你摆面前了,咱们这些底层p民不做点活计怎么行呐?待会儿你点图,cpAKA无差,什么姿势我都画。”

安莉洁想了一会儿,说:“R18。”末了她仿佛忍痛似的补了一句:“A右……就A右吧……只要不弄道具什么都行。”

凯莉大笑,挂掉了电话。

浴霸开着热烘烘的,她不紧不慢地把护发素的泡沫揉到发丝之中,水流从脚底流过。护发素散发出柠檬的气息,清新怡人,然而带着点辛辣的酸涩。

就像是安莉洁一样。

安莉洁和她结识在凹凸官博的评论里,那时人气投票刚刚出来,各家粉丝都拼命地在下方为自家本命打call,她一边给K投票,一边留心到有个ID,一直在给K和A发应援。

她评论了一句:“情敌你好哇。”

那边回复得很快:“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刚和K扯了证罢了。”

“哇厉害,你这话吓到我床上的A妹了。”

“哦?原来你认识我二房?”

凯莉又气又笑,挑了挑眉和她扯皮连续十多条,越聊越觉得投缘,于是当场互关。只不过没想到至此以后两人关系越来越好。这种亲密奇怪又自然,仿佛死水一样的池子里忽然跌进一颗碎石,砸出的波纹一圈一圈地扩大,又一圈一圈地缩小,直至平静。

安莉洁无声地融入她的生活,搬了个小板凳坐得安安稳稳。

整整一个夏天和秋天,她在凯莉的好友分组里从‘躺列的’到‘亲友团’再到‘大宝贝儿们’,最后晋升为每天都高高挂在所有聊天记录之上的特别关心。凯莉lof上没发多少作品,粉丝也寥寥无几,然而她却关注了几百个博主,每回登录时都要点一大波红心蓝手。这当然不是因为她墙头很多,事实上她感兴趣的东西很少。她推荐这些,转载自己并不关注的圈子里的太太和粮,只是想给安莉洁看而已——安莉洁的关注只有她一个人,凯莉偶尔发的作品是给她看的,推荐的作品也只想着她会不会喜欢。她的关注很多,但是每一次关注了几个太太后,她总会把把关注列表往下翻,找到安莉洁,取关,关注,然后盯着排在最上方的那个灰白的互关标志发呆。

对这个姑娘这么上心真的值得吗?凯莉这么想过。她喜欢——不对,是她欣赏,她最欣赏安莉洁的地方,就是她的文笔。

安莉洁所有的文中,角色似乎都有一股韧劲,是一群外表柔顺,骨子里却逆反至极的家伙。一些有心而为的情节总透着一股美不可言的气息。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随便哪个美好明艳的海湾里遛弯儿,暖烘烘的日光刺得人睁不开眼。在你舒服得浑身筋骨软和的当儿,倏然来一阵海风刺凉了脖颈,穿着白色棉布裙的女孩伫立在盛夏的尽头。

妙啊,凯莉脸上映着电脑荧屏的蓝白色光芒,很久后才发现自己嘴角都笑僵了。

她忽然想起以前翻微博的时候看过这么一段话:“你要明白, 你写的东西里没有一个特点是你身上没有的。如果你很恶毒或者俗气,你是掩饰不了的。如果你喜欢吃饭的时候有个仆役在你椅子后面侍候,这也会反映在你的作品里......你的心灵只要有一点毛病,都瞒不过你写的东西,不管你用什么花招、什么手段、什么办法。”

是的,不管什么手段,什么方法都无法阻挡一个写作者在自己的作品中折射出自己内心世界的片刻光影,即便已经定格在白纸黑字里了,但那仍然是她,仍然是她的一部分。她可以通过文字,慢慢地从这些蛛丝马迹中拼凑出安莉洁的影子。

后来她约好同安莉洁面基,那时也刚好是夏末,她套了件棒球衫站在甜品店门口,嚼着没什么味道了的口香糖,低头打字。

“你到了吗?”凯莉按下‘发送’。

过了一会儿,特关提示音响了起来。

“到了。”

“抬头。”

于是凯莉抬头,那个姑娘从坡道上走下,肤色同身上穿的那件棉布裙一样雪白,身形清瘦,眸色碧得像一汪海。她站在光和影的拼接处,目光搜寻着凯莉的身影。此刻她的存在就像是一个无声的宣战,凯莉小姐稍微挣扎了一下,然后觉得自己可以弯了。

对这个姑娘这么上心值得吗?

值啊,太他妈值了。

凯莉洗完澡,冒着雾气的头发地披在肩上。她泡了杯蜂蜜柠檬茶,然后不紧不慢地打开sai,手机搁在支架上,好同安莉洁视频电话。

“所以都说了不要用道具了,口球也是道具好吗……你到底在画什么!”

“诶,我都画了好几回AK了,这回画个猛的不过分吧。”凯莉说着,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手速极快。

“嘁。”

安莉洁那边的镜头晃得厉害,不一会儿对准了她那边的电脑。“什么玩意儿?”凯莉皱眉一看,只看到一个蓝头发的姑娘,是A。

A的背后,有一轮硕大的星月刃。

她呼吸停滞了半刻,继而缓缓吐气。

“好吧,看来我今晚得再加一张了。”

“毕竟她们俩好到窒息嘛。”安莉洁的声音微微颤抖,“能喜欢上KA真棒。”

凯莉鼻子一酸,笑着说可不是吗。

虚拟人物的cp毕竟只是一个憧憬,虽然明白这一点,但实际上太难以控制那份喜爱了。因为只要KA站在一起,她们都会发自真心地感到欣慰。还好,KA还在一起,还好,凯莉和安莉洁之间的那条纽带依然栓得紧极了。

“KA要是能在一起就太好了。”安莉洁长叹,居然有种老妈子撮合自己女儿婚事的既视感。

而凯莉只是慢慢地喝着她那杯柠檬茶,片刻后笑出声来。

“那我俩要能在一起,岂不更好?”
——
第二季!第二季!第二季!
凯柠😘凯柠😘凯柠😘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