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我完全,完全不够努力。





我要努力变强,比任何人都强,三次和二次都要一样强,要强到没有人再对我产生质疑,强到不会愧对自己的那颗野心。

我要写我自己,我要写我的世界,写我撕裂了声带也要对这个世界所宣告的誓言。

而在那之前,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王,绝不食言。

片段【最后再试一次】

最后再试一次能不能发,重复发文真的不好受,系统请高抬贵手。
本子上的文,悄咪咪放一点片段上来
——
雨靴趟过水坑。

Erin即使在这么紧要的关头也没忘记把公寓一楼的灯打开。楼梯上到处是湿答答的鞋印,Erin翻钥匙开门的时候那女人就站在一旁不安绞着手指,仿佛急不可耐,又或者惶恐不安。

Erin才不管她是不是害怕了,她现在脑子里在放烟花,特别冲动地想‘尝尝’这个美人。

而她即将如愿以‘尝’。
——
“扁桃体发炎。”刀子变换着方向,苹果皮便一段一段落在盘子里。

Sherryl围着被子,喉咙里的扁桃体肿着令她完全不想说话。

“我有点……想喝可乐。”Sherryl哑着嗓子说。“不行。”Erin干脆地回应。

“嘁……”

Erin把削下来的苹果皮堆了堆,丢进垃圾桶里。她坐上沙发,身旁的Sherryl盯着电视荧屏,白皙的皮肤上映着蓝光。

“可乐是碳酸饮料。”“嗯。”

Erin把头抵在她肩膀上,神色自然得好像她从前就这么喜欢靠着Sherryl一样。

“我小时候,分不清碳酸和硫酸,经常看到电视里还有身边的人喝什么碳酸饮料,就很吃惊地想,为什么他们的嘴不会烂。”

“噗。”

Sherryl笑了起来。
——
Erin似乎是睡着了,Sherryl心里软塌塌得不行,轻轻地将她放平,又跳下沙发给这姑娘掖被角,不慎碰到了Erin的脸。

很柔软的触感。

手上的动作凝住片刻,过了一会儿她猛烈颤抖起来。眼泪炙热,烫得眼眶又疼又湿。

“——”

Sherryl张合着唇胸腔的空气挤压着,腹部和胸口一样抽得生疼,毫无意义的发泄音节在喉咙里横撞。她跪在冰凉地板上,喘着气,忽然意识到了,也随那份意识去了。

唇贴着唇。

明明是很短的吻,她却觉得快要窒息一样。肿起的扁桃体痛极了,硬梆梆的一块卡着。

就好像如鲠在喉。

Erin其实是醒着的。

她不言语,不挣扎,连反应都懒得做一个。其实她有想过质问,问Sherryl为什么,难道她还有所期待吗。但没必要问,真的没必要。

反正现在,她在明,她在暗。

她很安全。
——
“所以,你没来过公共游泳池?”

Erin脱了上衣。

“嗯,我一般都是在家里的游泳池游,出国后也没再游过泳了。”

Sherryl套上泳衣,忽然发现Erin死死地盯着她。“怎么了?”“没怎么。”得有C Cup了吧,Erin暗想,妈的。

Sherryl一跃,跳进水里,继而完全浸没。一圈一圈的水纹在她头顶荡漾开来,她透过水面去看那些波纹,去看那一大片透明的蓝色。

水上的景象透过光的折射来到她眼底,楼,树,墙,‘严禁跳水’把天空围成一个圆而晃动着,包裹了这片景色的是一圈浓郁的蓝,游泳池的蓝。这类平常看惯了的东西,搁到水下来看居然有种令人窒息的美感——是真的窒息,她快没气了。

她翻转了一圈想要浮出水面,却不料被一个到处乱游的熊孩子一头撞上。

“噗咳——!”呛了好几口水,Erin一把扶住她,令她抬起头,抹了一把水。

“你可长点心吧。”Erin说。
——
“你干嘛那么生气?她不过就是阐述事实而已,毕竟你是这么个妄想着怀抱美人不用负责任的人渣嘛~”jacqueline用她特有的嘲讽声线说道。

“你闭嘴,我们的事哪轮得到你叨叨逼逼的了?”“还自称我们啊,不都一拍两散了么?人·渣。”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相当快活。

jacqueline性格绝顶的败类,引用四叠半神话大系中的一个比喻,是可以就着别人的不幸吃下三碗饭的那种人。Erin最后悔的事就是带这败类去见过Sherryl,那天Sherryl被调戏得窘迫极了,居然鲜见地暴了粗口。神奇吧,这女人居然能把Sherryl逼得爆粗口!

“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Erin悲痛欲绝。

“嗤,你现在在哪儿?”

她现在在家。

所有关于另一个女孩的生活痕迹几乎被完全抹去。洗面奶,防晒霜,保湿乳,连浴巾都取走了,唯独她们俩一起用的那瓶护手霜没拿走。Erin在护肤品方面向来是直男标准的(比如用肥皂洗脸),所以到如今那一排瓶瓶罐罐被收走之后,她才感觉到空荡冷清这几个字的实质意义。

连铁石心肠如她都抵御不了‘习惯成自然’。想到这儿她忽然有点莫名心悸,开始有点怀念Sherryl的唇。

原来是真的会想她的啊。

“二五仔你变啦,变得更傻啦。”   jacqueline半开玩笑半叹息着说。

Erin一怔,居然是没有第一时间骂回去。半天后她憋出一句话:“傻x,出来吃烧烤。”随后她把钥匙揣兜里,粗暴地关上了门。

半个小时后Erin靠在塑料椅子上,看着对面的jacqueline唇上涂了西柚色轻色唇膏,穿了条半袖镂空样式的白色雪纺长裙。她本来就长得好看,打扮一番后更是可人。Erin脑中一瞬间开始遐想她所谓的社会人生活到底如何光鲜亮丽。但毕竟此时她们中间还隔着一张油腻的桌面,以及桌上放的两瓶勇闯。

Erin眉头一皱:“你这是出来吃烧烤的还是来约会的?”

“本来是约会,不过你好久没约我了,一高兴就翘掉咯。让对象急哭了不是很好玩吗。”她利落地倒了一杯,推向Erin。“你请客。”

“我如果是你那女朋友,早就把自己五颜六色的假指甲全部拔下来插你眼睛里,靠。”“你在讲什么话哟,我现在的对象是个一米八五的小哥哥。”

Erin愣了愣,然后耸肩:“又甩了?”

“对啊。”jacqueline毫无顾忌地说。

“不至于吧,你上次抱着那个姑娘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说真爱来了挡都挡不住哦。”“可我挺烦她了。不过我没那么不专一,我到现在还记得她一个指甲是豆蔻色,另一个是奶奶灰。”

说白了这姑娘的在她心里存在感就只有相当于几枚假指甲是吧。

但说起来,她有什么资格指责jacqueline呢。

“听着,jacqueline,你该去找那姑娘。我该说她是很喜欢你的——”

“但那能代表什么呢,Erin?”

jacqueline弯眸一笑。

“因为她喜欢我就得喜欢她……什么狗屁理由。我没有吃她的也没有用她的,仅仅因为她想把一摊烂泥一样的感情缠在我身上,而我避开了,这就有错吗?甩开,上路,对双方都好,Erin?”

“你当初答应她的表白的时候可把这段感情夸得像一片爱情的汪洋大海……”“但现在,‘海枯石烂’啦!”

Erin懵了,原来这个象征坚贞爱情的成语到了今天还能这么用。

“想想看,Erin。我是人渣,是禽兽,但那又有什么关系?人渣和普通人都会追姑娘,最终目的都是一样的,睡到那个姑娘——你总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追崇柏拉图式恋爱吧!人渣会追姑娘,会逗她开心,你想想一个能玩的情圣会给姑娘带来多大的快乐!而普通人,得了吧!他们只能捡人渣吃过的残汤剩饭好吧?现在追我前任的那个就是个表子,结果她还不是答应了?义无反顾,哈哈。

可是后来人渣追到妹子了,普通人也追到妹子了。人渣睡了这个姑娘,她的目的达到了,她的心可是装着星辰大海和孤独沙漠的,怎么可能挂在姑娘身上!于是她走了,征服世界去了。

普通人呢?普通人睡了这个姑娘,想,完了,我其实没那么喜欢这个女孩子啊,算了,凑合凑合过吧……凑合凑合过,哈,你明白什么叫凑合吗?虽然我不喜欢她,但勉强凑合还是可以接受的。然后凑合着结婚,生子,互相抱怨,打架,到最后绿皮本本发下来,拍屁股走人。可为什么不在他不爱她的那一刻就走人呢?Erin,你骂我,我无所谓,事实上谁怎么骂我都无所谓。但你得是个明白人,懂吗小屁孩?

‘好玩,帅,会疼人又有什么用,最终女人还是会跟某个可靠的男人在一起。’这句话我随便翻书的时候看到的,这本书通篇就是一个傻小子追他的傻妞,老实讲,于我而言当真无聊,但还好,这句话还有点意思。”

jacqueline挤出一个伴着出气声的笑容。她翘着二郎腿,笔直的小腿下凉高褪了一半,孤零零地吊在半空。油烟熏得她的眼框发红,不知怎的,Erin想起了她小时候总抱着不撒手的那个滑梯。jacqueline也是王,是她自己的王 。

“姑娘们最终都会嫁人,而我们留下的只有回忆。或许还能有幸留下第一次的回忆,哇不过这个就赚大了哦小妹妹!

——小妹妹?小姐姐?喂Erin?”

Erin却不说话了。

其实她就是个高中生,社会于她而言太复杂了,更别提什么结婚。这样的Erin在真·人渣jacqueline面前根本不够看。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Erin知道大家都觉得她挺酷的,但其实她一点也不酷。

她是个抽着烟,喝着酒,一边希望所有人去死,一边对全世界呼救的死小孩。死小孩盯着装了啤酒的杯子,她看着杯底附着的小气泡们一个一个地升上来,炸开。

她说,我酷得很圆满,很勇敢。

可其实她委屈得快要发疯,她的孤独翻滚着气泡。死小孩想对这个世界说救救我!可她最后呛着,哽咽着,吐出一串泡沫。这时候只有一只手抓着她,只有她抓住了她。

“你现在真软弱啊,Erin。原本你这家伙就该和我一样是个烂人。”

“你他妈——”

“别急着骂人嘛,唉……烦。”她长叹。“我原本挺欣赏你那六亲不认的样子的……算啦,要找她就赶紧找,最好再被扇个耳光什么的。”

“反正别让我更瞧不起你了。”jacqueline敛了笑意。

“……是嘛,借你吉言。”

Erin推开椅子,把钱放桌上便走了。

“不过不得不说,你这烂人如果是我对象,我肯定过得很凄惨。”

“哎呀~怎么会呢,顶多也就整到四分之三死吧。”

死女人。Erin摇着头想。一辈子碰上这么个塑料花姐妹算她倒霉。

Erin嘴上骂jacqueline,心里却明白她说的话是对的,Erin根本就是个二五仔。

她们分开都是由她造成的,怨不得别人。该被恨的是她,该被骂的是她,该愤恨的人却不是她。

她或许该道歉,但最终道歉的人不该是她。虽然这是句混账话,但Erin不会为此感到后悔。她永远不会道歉,只会抱紧Sherryl,紧紧的,一句话也不说。

然后再拜托外面所有东西赶紧爆炸成烟花,炸到焦土纵横千里炸到都不剩才好。

原因就是她要去追她的姑娘啦,要有一场好看的烟花助兴。
——
就放这么多吧……
头一次参本,不知不觉就写了1w多字【笑】。这篇文应该是我写过最长的文章,目前为止也是比较满意的一篇。权当是给五个月后的自己一个15岁生日礼物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