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我完全,完全不够努力。





我要努力变强,比任何人都强,三次和二次都要一样强,要强到没有人再对我产生质疑,强到不会愧对自己的那颗野心。

我要写我自己,我要写我的世界,写我撕裂了声带也要对这个世界所宣告的誓言。

而在那之前,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王,绝不食言。

【凯柠】一口浊气

“你愿意就给我带听啤酒回来,要不带我出去买。”凯莉四仰八叉地躺着说,安莉洁坐在床边将脚塞进一双凉高里,匆匆看了她一眼。

“那邻居们怎么想?”安莉洁随口一问,但其实她不是很在意他们的想法。

她们两个月前分了手。

安莉洁反射弧长,还没来得及把凯莉的痕迹从她的日常中慢慢剔去,就在今早,在凯莉的床上醒来了。

“你觉得那群基佬会怎么想?他们自己的私生活就够乱的了,哪儿有脸嘲笑你。”

安莉洁看着半脱了衣服,散漫的凯莉,以及床头柜上的烟盒子和糖纸,一瞬间觉得她们还在交往。

啊,还是不一样的,交往——准确来说是确定暧昧关系之后,凯莉就没抽过烟。如果原因是因为安莉洁讨厌烟味的话那就太令人高兴了。

两个月前安莉洁说要搬出去住,凯莉垂着眼皮翻书,说好。

直到安莉洁把衣服一摞一摞地放进行李箱,把牙膏毛巾,护肤品,化妆品从洗漱台上全部收走,迈出门口时,凯莉才丢下书,跑过来紧紧地抱了她一下,然后松开。

“你说,咱们这算什么?”凯莉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带上门。

没有任何人告诉安莉洁,她和凯莉是不是在交往,所以她也不知道这算什么,算情人分手,还是炮友关系的终结?还是别的什么。

头疼得快要炸开了,她想起昨晚在夜市喝断片前的种种。油腻腻的烟,为了十块内衣吵起来的大妈,露出肚皮拼酒的大叔,明晃晃的电灯还有放在桌上的几个啤酒瓶。

一股酒气直冲上鼻间,安莉洁起身。

她想回家,可是脑子里混沌得紧,便跌跌撞撞地走着,自己也不知道在往哪儿走。恍惚间,走到一处灯火通明的地方。

“嗝。”安莉洁轻轻地打了个酒嗝。

这里是凯莉的公寓。她吸了吸鼻子,一股热流涌上眼眶。

她只是很怀念,很怀念凯莉抚摸她的身体,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的触碰,怀念凯莉白皙的小腿,怀念自己胸脯蹭上的脊梁分明的后背。

酒壮什么人胆来着?敲门前几秒钟,安莉洁努力回忆着这句话。

开门,关门,凝视。

“我需要你。”

安莉洁深深地呼出一口带着酒味的二氧化碳,发现凯莉的唇是真的柔软。

“你疯啦,安莉洁,但我可喜欢了。”接吻的间隙,凯莉说。

床单被揉皱,又蹬平。

到了现在,安莉洁怀着满腔怅惘站在门口,凯莉抱臂看她。

凯莉把棒棒糖一口咬碎,棍子丢进垃圾桶。

“带我去买听啤酒,我们两个一起去。”

“嗯。”

“还有顺便告诉那群基佬,你是我女朋友。你知道他们这几个月跟我一起唱k的时候金每回都帮我点分手快乐吗?上次紫堂还好心换了一首单身情歌。”

“嗯。”

“我现在,是爱你的。安莉洁。”

“……”

“好。”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