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我完全,完全不够努力。





我要努力变强,比任何人都强,三次和二次都要一样强,要强到没有人再对我产生质疑,强到不会愧对自己的那颗野心。

我要写我自己,我要写我的世界,写我撕裂了声带也要对这个世界所宣告的誓言。

而在那之前,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王,绝不食言。

睡在我下铺的姑娘(2)

“喜欢的人?我喜欢安莉洁啊。”凯莉耷拉着眼皮答道,一块一块地往嘴里塞趣多多。

“唉……果然还是问不出来。”琼失望地叹气。

“啧,早跟你说了这女人口风紧得要死啦 ,还不信我。”一旁的艾比幸灾乐祸地喝着苦瓜奶茶。她上午装肚子痛,拿了一张请假条跑出学校大吃大喝,现在抱了一大袋零食回来犒劳替她作证的小姐妹们。而在老师面前演得声泪俱下的凯莉也自然要了包趣多多吃。

“你们是真没事干了吧,都要期末考了谁还有闲心谈恋爱啊,”

艾比咽了口奶茶,口气有点阴郁:“那是你们学霸的事,像我这种挣扎在及格线上的中产阶级怎么考都是那个分。”

“也是哦。”“……我呸你好歹反驳一下啊!”

凯莉翻了个白眼。

“靠……死女人。不过你还真的是喜欢拿安莉洁当挡箭牌,被你喜欢的那小子到底是谁啊?”

“没有这种玩意儿。”咬碎了趣多多里的巧克力,舌头上尽是巧克力酱的滑腻和未被唾液融化的外壳棱角感。凯莉用余光瞥了一眼安莉洁,她坐在她身边剪指甲。她把指甲剪得很短,只留了一道浅浅的白线,线条圆润又好看。

喜欢谁这种东西,就算说出来那群姑娘也不会信。凯莉小姐也很绝望啊。

“啧啧,那柠檬妹你呢?”

“也没有。”

yes!!

安莉洁望向满脸平静的凯莉,而她掏出一块趣多多,满不在乎地递给安莉洁。

“吃不下了。”

安莉洁捧着趣多多咬了一口,发呆了好一会儿。

“夏天到了,凯莉。”她说。

“嗯。”

到了就寝最麻烦的季节啊。

“出来单挑啊啊啊啊混蛋挑染女!!离熄灯时间只有五分钟了啊!”凯莉穿着星星浴衣抱着沐浴露,极度愤怒地敲门。

“吵死了!”莱娜恼羞成怒地冲她吼道,“我才进去五分钟吧?我是神吗洗那么快?”

“那你很胖胖哦!”“滚!”

“莱娜被逼成这样,很厉害了。”安莉洁插话道,她怀里抱了浴巾,但已经是一副放弃的表情了。“哈!”凯莉自豪地叉腰,“本小姐可厉害了,除了我那没用的老哥也就我能让她这么激动了吧。”

“不准你说鬼狐同学没用。”微怒的声音隔着一道门传来。

厕所里的水流声倏然停止了,两分钟后莱娜推开门,脸上表情跟结了冰似的。她直接忽略了那两个人径直回到自己的床位上躺好。

凯莉看了她一眼,耸了耸肩:“一提到我哥就动气,和初中时一模一样。”

“我们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要去解释吗?”安莉洁偏着头望向莱娜。

高一三班的莱娜,喜欢高二一班的鬼狐。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但别人拿这开玩笑时莱娜从来不承认,当然,也没有否认过。鬼狐倒总是笑盈盈地澄清他们是好朋友。

渐渐地,大家都不去问了,只有和莱娜同寝室的女生们还会在莱娜拼命维护鬼狐的时候,感叹一句‘真明显啊’。

“啧,我才懒得管我那哥哥的破事。”

凯莉推开厕所门,大拇指往里指了指。

“小柠檬啊,你先去洗吧。”

“好。”安莉洁也不推让,其实推让也没用,她进去了,还顺便带上了门。

差不多是同时,关灯的铃声响了,于是琼穿着凉拖‘哒啦哒啦’地跑去关灯。一声清响后,寝室里黑了下来。凯莉站在厕所门口,没什么事干的她背着手,稍微感到有点凉意。

门缝那里透出一线光明,厕所的地板比洗漱台稍高一些,些许水流夹着沐浴露的泡沫流出来,流进排水口。

“还真是,泡沫一样的感情吧。”她轻声感叹,动摇了。

凯莉仰起头,外面的天空并没有星星,大门口门卫室的白炽灯却亮的晃眼。四周静寂极了,只有安莉洁洗澡时发出的哗哗水声。凯莉向上撇了撇嘴,眼睛不由自主地盯向门缝的光芒。水流泛着银,夹带着一点湿气,以及细腻泡沫,顺着她脚边的地板缝淌过。凯莉抬脚踩了一下,想象它们像这样,温热地淌过曲折手臂的样子。

“靠。”

“莱娜那混蛋,可恶,是为什么会觉得我不能理解她啊。”

安莉洁合拢双掌,再小心翼翼地张开。

她满意地笑了,手掌撑起了一个反射着彩虹光芒的泡泡。

“真好啊。”

温暖感像细软的云一样包裹着她,恍惚间竟有点洗澡时常会出现的头晕感。安莉洁的头发濡湿,垂了下来,满是泡沫的手揉了揉鼻子,忽然就感到有些无聊。

想把所有有趣的和她分享,安莉洁轻叹。

她蹲下来,抱着膝盖,任上方水龙头流下的水冲得她睁不开眼睛。

安莉洁会把所有有趣的和凯莉分享,唯独这个念头不能。

就这么迎来明天吧。

体育课上莱娜照常在短跑上得了第一。

“啧,长跑第一表示很不服啊。”凯莉抱着肩膀愤愤地说道,她最不擅长的就是短跑,这种爆发性的东西和她不合。“哼。”“哟,莱娜小姐姐脾气还是挺大的嘛。”“你——!”

“辛苦啦!”

高二一班的女生冲她笑吟吟地喊道,他们班这节和三班一起上体育课。

但她大概……莱娜抱紧了手臂。

又是来问鬼狐的吧。

“你就是莱娜吧!听说你和鬼狐那家伙关系不错诶!我跟那家伙也算是好朋友了嘛,所以特别好奇呐!”她递给莱娜一瓶冰露,

“所以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莱娜猛然攥紧了拳,但很快放了下来。一般来说,只要冷着脸不回答,这种女生也大致就会感到没趣而放弃了吧。

如她所料,那女生等待许久没有回音,便耸了耸肩说道,“好吧,那我不问了。”

她拧开瓶盖。

“不过你这样子,很容易让别人困扰。不好好面对这类绯闻,会给另一个人也增添很多麻烦的。”

“添……麻烦?”

“对。”

手里握的冰露瓶子上,结的冰已经融化了。

指甲深深地掐进肉里,莱娜喝着冰露,她隐约感觉到胸口某个地方和水一样凉,可脑子倒是热得融化在太阳底下了。

够了吧。

“我和鬼狐只是普通朋友,请不要多想什么无聊的东西”她冷淡地说。

等那个女生走后,她往嘴里猛灌冰露,一瓶一瓶地喝。谁也没法阻拦她,三班的学生们不明所以地看着这里,金还在傻乎乎地到处问‘发生了什么’,知情的人敷衍了几句便也散开了。

可还是像被抽去了什么一样,一向孤高的莱娜瘫坐在地上,使劲儿地向下低头。

好热,视线一片模糊。

“你哭啦?”凯莉故作惊诧地低头看她。

“我没有。”

沉默了一会儿,凯莉耸了耸肩。

“真拿你没办法啊,莱娜小姐姐。其实还是喜欢的吧。”她压低声音说。

“你怎么……”“明显得要死好吧。”

“……算了”莱娜无言地看着她,耸了耸肩。“你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

“能,我能告诉我那哥哥,还能帮你来一出凤求凰。”“那我会杀了你。”

谈话中止。凯莉揣着手,使狠劲踢飞了身边的足球。她嘲讽地看着阴沉的莱娜:“你们谈恋爱的事儿真多啊。”

莱娜没反驳她,只是把脸埋进膝间。

“……和鬼狐。”“什么?”

“和鬼狐同学在一起的时候……大概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不一样。”

光这一句,什么都也该明白了。

这挑染女真够纯情的,凯莉由衷感叹。

“太沉重了。”紧紧地攥住衣服,她颤抖着,面对膝间的黑暗而难以自抑。

“这种想法连带着这份感情,根本不敢和别人分担。很奇怪吧,这种开心和伤心都被某一个人主宰的感觉。

原本这样也该知足的。可我竟然……还想多奢求一点,更亲密一点……”她没能再说下去。

越是喜欢,就越想弄虚作假。

“那如果他也……呃。”凯莉犹豫了,她不太会说这种天真的安慰,何况对方是莱娜。

莱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扯起一个勉强的笑容。

“不可能的。”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