桫椤子

我完全,完全不够努力。





我要努力变强,比任何人都强,三次和二次都要一样强,要强到没有人再对我产生质疑,强到不会愧对自己的那颗野心。

我要写我自己,我要写我的世界,写我撕裂了声带也要对这个世界所宣告的誓言。

而在那之前,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王,绝不食言。

睡在我下铺的姑娘

现代学院pa,凯柠高中生设

(1)

那个混蛋丫头。

一开始她们是这样称呼彼此的。

安莉洁住凯莉下铺,凯莉睡安莉洁上铺,刚好是宿舍生活中最容易打起来的关系。

凯莉每次吃完糖,都会把棒棒糖棍和糖纸往床铺外一扔,搞得安莉洁床边的地板上全是花花绿绿的糖纸,如果第二天恰好还是她扫地那就更有趣了。

“宿管阿姨,凯莉在寝室里吃零食。”

而安莉洁喜欢在睡前做几组仰卧起坐和腿部训练,宿舍的床都是铁做的,她一动整张双人床都在摇。而且那声音是真的清脆,还很有节奏感,叮咚当啷地伴着凯莉入睡。

“宿管阿姨,安莉洁扰乱寝室纪律。”

都给我罚扫一个月的地吧。秋笑得和蔼。

一开始凯莉是真的难受,明明已经困得头胀了,一贴着枕头金属敲击的声音便刺激着耳膜。她甚至能感受到耳膜向内凹陷,于是鼓着腮帮子憋气,用口腔传向耳廓的气流把它顶回去。

他妈的,她把糖纸剥下来往床下一扔,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讨厌这个人啊,真搞不懂她,凯莉对搞不懂的人都很讨厌。虽然在班里安莉洁安安静静的,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交集,但就是很讨厌她。

不过小女生的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这和艾比上个月递情书送小熊地拼命围堵金,这个月就在床铺上盘腿坐着抱怨高中部那个安迷修老缠着她,是一个道理。

“你可闭嘴吧,现在级里谁不传你和那个什么安迷修啊,有帅哥追还不乐意了嗦。”凯莉瘫床上啃糖,安莉洁坐在她视野下方,一页一页地翻书。

艾比蹭的一下站起来,“我靠那是恶心帅好不好!搞得我鸡皮疙瘩起来的那种!我又不是什么眼睛比半个脸还大的少女漫主角!而且那个中央空调又不是只对我一个人好,哪儿来那么多追不追求的。”

“这就是谈恋爱。”凯莉耸了耸肩,“干嘛不答应他,实在不喜欢大不了在一起后再甩了就是。”

“人——渣啊你!”“你说是就是咯。”

艾比骂骂咧咧地冲她挥了挥拳头,转去抱着琼哭诉了。

等她走远了,安莉洁合上了书,她站起身来,有一点冷淡地朝凯莉瞥了一眼。

“不好意思,以后在寝室里能少讨论一点这种话题吗。”“为什么?”凯莉挑着眉问道。

“因为很无聊。”她仰着头,眼里闪烁着光芒,是那种大理石地板上折射的,光洁而冰凉。

凯莉愣了半响,嘴角上扬。“对,是很无聊,无聊透了,可你总得融入进去。”

她把糖棍从嘴里抽出来,起身下床来扔进垃圾桶里。安莉洁平静地看着她扔,没有任何表示。当晚,凯莉睡前也再没有听到任何金属碰撞的声音。

某种共识达成之后,友谊也就发展起来了。

在那之后她们俩和所有的校园小姐妹一样手臂挽着手臂,形影不离。小女生,连喜欢和讨厌也能这么随意。

寝室里每天都有所谓的‘女子茶话会’,谈的也无非是些琐碎事。偶尔安莉洁也会参与,她总是忽然冒出一句话把气氛炸起来,相当于语出惊人的类型。茶话会是个不稳定的场合,女孩子们尬聊,有时也会挖掘出她们眼中了不得的事情。比如祖玛,这个话题终结者非常喜欢毛绒玩具——这个发现让艾比和凯莉惊呼了很久,直到宿管秋把门敲响才罢休。

“还睡不睡觉啦!”秋气急了这么吼她们。

“要呢要呢秋姐,马上关灯啊。”女生们异口同声地答道。

高兴了就叫秋姐,不高兴了叫宿管阿姨,反正这帮女生是金的同窗,和大大咧咧的秋姐相处得很不错,再怎么也不会把她们全寝室记违纪。

“小柠檬啊。”熄灯后,凯莉探出头,往下面轻声叫了叫安莉洁。

“嗯?”

“不是不喜欢那种话题吗,你要不喜欢也没必要硬去参与的。”

“……因为凯莉也在。”

糟糕透了,凯莉开始有点心律不齐。

“那你还讨厌这种话题吗?”

“没那么讨厌了。”安莉洁不知什么时候坐起身来,抱着双膝答道。“大家……其实接触了之后都是很有趣的人。艾比很吵很可爱,莱娜嘴硬却很能体谅人,琼一直脾气好。就连祖玛,也是很心软的。”

“行行,干嘛写同学录似的讲别人好话。不过……变心了啊小柠檬,好歹咱们刚开始还是因为只看得起对方才玩在一块的吧。”

“嗯。”安莉洁笑了。“凯莉也是,最有趣的。”

“哇……这发直球还真是符合你的风格。”

凯莉撇了撇嘴。她不想承认她有点高兴。也不想承认安莉洁的变化是很好的事。

不管怎么样,人都得学会融入群体。

凯莉站在寝室门口吃糖的时候,安莉洁刚回来,手上抱着一堆复习资料。

她们对了一眼,凯莉弯眸,笑得相当开心。

“哟,小柠檬回来啦。”凯莉拖长了声调说道,她把棒棒糖从嘴里抽出来,一把塞进安莉洁嘴里。

安莉洁含住棒棒糖,舌头把糖顶到一旁去好专心做题。

她专门搭了个折叠桌在床上,把这次数学模拟考的错题一道一道地抄在本子上,字体娟秀,却有种懵懂的稚嫩。

隔壁床艾比和琼日常安利吹嘘自家爱豆,说到激动处甚至拍着大腿叫嚣着大学毕业就去应聘偶像经纪人之类的话。

凯莉半开玩笑性质地敲了敲桌子,“安静点啊,我老婆复习呢。”

“嘁,多事魔女。”

艾比撇嘴,但也知趣地终止了聊天。

好闺蜜之间老公老婆地称呼多正常啊,所以安莉洁才会依然无动于衷地写题,艾比她们也顶多就是嫌弃几句。

但这不是玩笑。

她知道。

评论(16)

热度(96)